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三)

要出一个本子啦!本篇和另一篇以及番外都收录在里面哦

感兴趣可以点击这个本子预售链接看看


 



龙马是被热醒的。


   首先刚刚醒来的第一感觉是“床怎么这么挤”。身上的被褥盖的严严实实,弄得额头上脸上全是汗。热的慌。但头部撕裂般的疼痛倒是好很多了,喉间烧灼的感觉也正在渐渐瓦解。一个晚上过去,不知道是吃了什么了不起的药物能够恢复如此之迅速。果然是上次凯宾推荐的那些吗?还真意外的管用啊。


   ——不对。


   问题是为什么床会很挤吧。


   发觉背后还躺着一个人。那个人的体温相较来说比他的要低一些,因此没有立刻被注意到。两只手臂一只绕上,一只垫下,轻松的环搂住了他的整个身子。衣衫很薄,又因为被汗浸透湿湿嗒嗒的黏在身上。不想接触任何有温度的物体,而那个人的大腿却放肆的紧贴着他的背,还总是无意识的蹭蹭蹭。


    隐约感觉到有动静,龙雅迷迷糊糊的半睁开着一只眼:“唔……小不点,你醒了啊?”


   他突然想到了这里好像并不是自己的宿舍。


   “头还痛吗?还痛的话哥哥再给弄点药来吃,拖的久了等会儿严重了就不好——呜啊!”


   翻过身基本想都没想,一脚踹到他肚子上去。


   “嘶——痛啊,突然间干什么?”


   龙雅摔了个生痛,捂着肚子撑起身来,嘘了声口哨:“啧啧,脚劲够大。”刚一下子龙雅还不明白他在气什么。但一观察到龙马的脸,马上就明白了,还故意的笑的更开了:“不就是共枕啊?反应那么大干嘛。以前小不点和我睡一张床的时候可是每次都要黏着我才——”


   话说龙马现在脑子还不算完全是清醒的。但至少这个家伙正在说一些他不了解而且特别不要脸的话还是姑且听的懂的。


   想到之前那个从来没和任何人一起尝试过的睡觉姿势,脸庞侧边不可抑制的泛出了些红晕。


   于是撩起那个可怜的枕头顺手一抡,砸到龙雅脸上去。嘴里狠狠地咬着字眼,“离我远点。”


   “唔啊好吓人。刚刚醒过来话都不说就踹别人,现在还赶人走,这些年去哪儿学坏的啊,小不点?”


   床上缩成一团的少年白了他一眼,没打算再坑声了。隐约觉得比起和他斗嘴皮子还不如趁着时间多休息一会儿。


   “话说回来,还没给你量目前的体温呢。”龙雅站起来,轻手轻脚的撩开被单。


   少年没有再多的抗拒。于是他便伸手拨开墨绿色刘海,用掌心和指尖贴着龙马的额头,感觉问题似乎不大,眉梢舒然上挑:“嗯。很好很好,看来都退的差不多了啊。”


   “……多事。”


   “啊?什么叫多事啊。体温很重要的,你没发过烧吗?龙雅叹了口气,摇摇头:“算了算了,哥哥煮粥去。小不点你的三明治要煎蛋还是培根?”


   “……”


   听到食物的字眼,浑身无力的少年慢慢仰起了头来。


   好不容易有点小反应,龙雅欣然。于是马上又补了一句:“还是番茄生菜?”


   果然已经很饿了啊,这小子。


   然而过了几分钟,少年又继续沉默了。龙雅以为他是在认真思考,索性坐下来,用手撑腮,慢慢等他琢磨出个答案。


   阳光从窗缝露了几缕进屋来,空气的温度正逐渐回升。托近几日来阴雨的缘故,今天大概会比较晴朗。这算是龙雅和他重逢之后第一件觉得顺心人意的事。


   啊啊。真是美好。


   就差来点西洋乐了。


   可小不点啊,你究竟要吃什——


   “我要烤鱼。”


   >>>


   啊?


   “我要烤鱼。”


   并不知道龙雅瞬间僵住的表情,龙马还是有意识的再重复了一遍,是怕那个人耳朵背,听不太清楚。


   >>>


   龙雅懵了一会儿。感觉头顶有点冷汗,伸手摸了摸下巴。


   他说:“小不点,我刚给你吃的是感冒药吧?”


   龙马莫名其妙的瞥了他一眼,冷哼:“我怎么知道。”


   他又说:“可面包里不能夹烤鱼,哪里来的吃法啊?”


   龙雅是想说自己被他给吓到了。差点就脱口问“小不点你的药吃错没有”之类的话。


   不过龙马是东方血统没错,而且在日本捣鼓那么长时间的网球,想吃烤鱼这种事还是挺正常的。龙雅估计他想要的是秋刀鱼一类的东西。没错,美国产的。


   “小不点你得想好啊?”


   少年没好气的揉了揉眼:“没关系。大不了不吃。”


   “……”龙雅蹲着身子,歪着嘴一声轻叹,别过头,突然又觉得好笑:“行,有个性。我喜欢。”


   龙雅又注意到他一身还没干透的汗衫,望了望四周,从椅背上撩起一件T恤,扔到他旁边——眼底掠过一丝狡黠的玩味,阖眼轻笑:“可要好好穿上哟,现在没开暖气,再着凉可不好办。”


   龙马不傻,一把抓住他的T恤,皱起眉:“我昨天的衣服呢?”


   “洗咯。”


   他勾起一抹坏笑,哼着小调下楼了。


   >>>


   越前龙雅住的地方离海很近。


   他拉开窗帘,映入眼中的街道一直延伸到不远处的海岸边。刚刚升起的朝阳稍稍逾越过海平线,光芒稀稀落落依偎在沿海边街道面铺的屋檐上。时间尚且较早,街边和深处的小巷却早已一片熙攘。


   仍旧是美国的清晨。


   放下窗帘,好好的坐直在床边上。开始换衣服。


   不久之前,对这个自称是哥哥的人还不想有过多的了解,再说陌生人的居住环境本就不在他的关注范围内,没有义务必须去关注些什么。


   而龙马所注意到的是,这里安静、摆设很空旷。他所睡下的床铺散发着一股不可抑制的潮湿味道,床头上布满一层不薄的灰尘,仔细一看就知道——这里其实并没有人在常住。


   脑海里突然蹦出越前龙雅的笑容。


   ——他没有定居吗?


   发觉到这个事实,意外的,他并没有觉得有多惊讶。大概是和自己在美国这边的境况差别不大。


   同是游离之人,那个人却歪打正着姓越前,连名字都跟自己相差仅一个字。要不是他行为举止过于异常,龙马觉得自己是会立刻相信哥哥这一说法的。


   世上有数以万计的人面孔相似,而身体与身体之间的触碰——能够感到连流淌的血液都是相似的,万亿人里只有一个人。


   那么,现在,越前龙雅是越前龙马的兄长。


   >>>


   『哥哥要到别的地方去了。』


   『保重啊,小不点。』


   记忆有一瞬间的潮涌,似乎在抵触着心脏,向外面不断的撞击。

 

   他感觉胸口隐隐泛起撕裂式的痛楚,并在不经意间转瞬即逝。


tbc

评论(5)
热度(61)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