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四)


 

   龙马还没有完全清醒。想找个地方洗个冷水脸,无奈厕所并没有想象中干净整洁排列着的洗脸毛巾。仅有的只是一支牙刷和半管牙膏,寒酸的简直连外面最差住宿酒店的洗手间都不如。

 

   他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简单理了理领口。T恤有些过长,从身上直至遮盖了他半边的大腿。胸口处灌来一股淡淡的味道。龙马愣了愣,因为刚刚还躺在同一张床上,所以还比较清晰地记得——是龙雅的味道。

 

   抓起胸前的衣料,凑到鼻子边上嗅着那味道。还有一点橘子清香,大概因此而觉得还很不错,保持着这个姿势站了好一会儿。

 

   他认为自己疯癫癫的。肯定是清早起来没睡清醒,连嗅觉都像不是属于自己的。

 

   "哦,小不点这么喜欢我的味道吗?"

 

   一只手突然伸到脖颈后的血管之间,顺着其上下磨搓。他整个人像突然浸入冰水,猛的颤动了一下,身体连同神经末梢一瞬间丢失了所有残余的睡意。

 

   龙马睁大眼,慌张的拍开那只手。转眼看向镜子里,龙雅正站在他身后贼贼的笑着。

   

   抬手挥过去:"你——"

 

   "等等等,别动手。我是害怕你赖床才过来看看的,你又老是不下来。"龙雅轻而易举握住他的手腕,"偷偷躲在这里干这种事,像猫一样欸。喜欢哥哥就直说啊?"

   

   龙马挣脱开束缚,双手下意识捂住嘴,感到面部的血液温度正在上升,镜子里的脸一下子涌起浅浅的潮红。

 

   以前他还真没有注意过,哪些部位是需要绝对保护的。某些被碰到后会让身体处于反常状态的地方,没有人主动来触碰之前,龙马不了解,大概也绝对不会主动去了解的。

 

   只是没预料到反应居然会这么大……而已。少年甩了甩头,埋下脑袋,撩起下半身的衣服干脆利落的开始脱。

 

   "唔……喂!别脱啊!"龙雅见状马上急了,忙把手拉住,硬是把衣服又拽回他身上去,"你现在没衣服穿啊,老实点好吧?嗯?"

 

   "还有……"

 

   把脸凑到龙马的耳朵边上时,龙雅感到他停下了所有的挣扎动作。

 

   他的这个反应令龙雅颇有成就感,不由得把手握得更紧,把他的身体往自己这边拉。没什么支撑力的小身板轻飘飘的倒在龙雅身上,正中怀中,扑进鼻腔的的全是和刚才的T恤一模一样的对方的味道。

 

   "小不点穿上我家的衣服,那就是我家的人了哦?你在我家待着,又是个病号,想随便干什么怎么能不经过哥哥我的同意呢。"

 

   一瞬间有些头晕目眩。

 

   龙马坚决不多有一秒的停留,怕是没法再站起来,在狭小的空间里用尽全力推开了他,惯性使他差点倾倒在洗手池的石台边。

 

  "真扯,什么鬼逻辑。那我被你捆回家还不算是绑架未成年人吗?"

   

  "嘁,我要是不来,你就得自己在那个鬼地方待一个晚上,什么时候被人拐走了都不知道呢。"

 

   龙马哑声。

 

   "那……"

 

   他站起身来,感觉脑袋里有东西在四处横撞。那是一些不太久远的记忆,正在不断填补他内心深处一些自己从未察觉到的空白。

 

   "你为什么要救我?"

 

   >>>

 

   安安心心地坐下来吃了一顿早餐。如果是奈奈子手下的菜肴,龙马大概会轻轻发出一声赞叹。然而把菜端上桌的实际上是越前龙雅,所以他动叉子之前保持了一定程度的警惕。谁知道这个人有没有神秘兮兮的加了其他东西进去呢。

 

   "怎么样怎么样?比你的烤鱼好吃吧?"

 

   龙雅托着腮笑眯眯的问。

 

   "还差得远呢。"龙马擦了擦嘴,把那张脸当成会说话的空气。

 

   "胡说啊,你看你吃的油都不剩一滴,要不哥哥再给你加点料,把盘子舔舔?"

 

   白他一眼,"你先把菜刀舔了,我就舔盘子。"

 

   "啊?那刀我洗了,就默认我舔了吧,现在该小不点咯。"

 

   ……

 

   突然想问龙雅刀放哪里的。他要借用一下,顺便把借给他刀的那人给砍了也不赖。

 

   龙雅捂嘴一旁偷偷笑,笑完了深吸一口气,表示他不继续开玩笑了。虽然严肃的表情在龙马眼里根本一点正经味道都看不出来。

 

   "小不点你……这之后打算怎么办?"

 

   他收走餐盘,转过身去清理灶台。没有再像之前一样毫不在意的的去直视龙马的双眼,"还是留在我这里来的好吧,你现在住的宿舍肯定不安全。"

 

   龙马起身,走到门口。和自己所租借的宿舍相反方向的鞋柜让他不怎么习惯。他沉默着坐在门口,换好鞋,轻轻歇了口气,"……不要。那里的房租我还没交。"

 

   又四处巡视一圈,找到鞋柜旁边倚靠着的运动背包,背好,顺带理了理领口。

 

   "还有,这之后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那个酒吧也是。"

 

  说完,他不打算回头。迈步走出门,后者的表情也来不及去观察了。

 

  ——潜意识里一直觉得这里是不能够久留的。

 

   看着越前龙雅的脸,有一种让他觉得会不知不觉陷入其中而难以逃出的错觉,这种势头算不上好,唯一摆脱的方法大概就是快些离开。于是他刚迈出第一步,第二步便立刻加快了速度。

 

   直到第三步。有人从后面拍住了他的肩膀,然后把他的身体用力向后拽。他为了避免事情再度像刚才那样发展,第一时间用尽全力稳定了重心。不解和恼怒混合着注入尖锐的目光,回头道:“你这家伙干什——"

 

   “不准再去了。”

 

   龙雅眉头紧皱。首先要告诉他自己现在没有闲心开玩笑。面对龙马的目光他没有任何动摇。

 

   四目相对。

 

   他抿了抿嘴, “我不管你是为了挣钱还是满足虚荣心,或者是单纯觉得好玩儿,都不准再去那个酒吧了。那种根本就没有安全可言的地方,你这副样子要怎么继续待下去?”

 

   龙马甩掉他的手。龙雅放掉手,又立刻拉住他的手臂。

 

   少年看着他,又默默垂下眼,金瞳的视线在不远处的草坪上游离着。似乎这一刻,自身判断力无法说明这句话能够让他无言以对的理由。

 

   他思考着什么,咬了咬牙,又强抬起头来开口,"和你有什么关系?"

 

   "说到底,你连救我的理由都没有吧?为什么我要和你待在这里?"

 

   龙雅虚眼看着他发作,没有说话。突然间呲了呲牙,似乎耐心所剩无几。

 

   "——唔……!"

 

   这次是龙雅主动去靠近他的脸,没有再是强制性的去拉拽他。既然是主动的,那么和越前龙马之间的距离肯定是要尽可能的越短越好——为零。干脆利落。

 

   太近了。龙马的视线里什么都没有。只能感受到双唇附上了另一种不属于他的温度。从那里开始的触感刹那便侵袭了全身,双手双臂不知不觉正脱离支配。到最后,除了僵在原地乖乖地等待这一刻的结束之外,他什么都办不到。

 

   大脑反应过来越前龙雅正在做的事之后,他才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猛地推搡着后者的胸脯。

 

   距离被拉开后,感到唇边有异样。赶忙伸手去擦,是不知是谁的过分纠缠而留下的唾液。

 

   ——不用照镜子都能想象到脸涨得通红的自己。

   

   "理由啊……"

 

   龙雅轻喘一口气,不屑抹了抹嘴角。

 

   他依旧虚起双眸,像是在看某个快被丢弃的独有物一样。怒恼,烦躁,甚至有了要把他用什么束缚物给固定下来的冲动。比如说刚才的吻。

 

   因为现在越前龙马一切不在他预料之内的行动,都会令他感到足以演变成恐惧的不安。

 

   而,那个眼光也正确确实实地告诉少年——如果世间无理智一说,吻这个动作是可以无止尽的绵延下去的,直到越前龙雅愿意停下为止。

 

   "这么说吧——我,想履行和小不点之间的约定。所以才会来找你。"

 

   "和我的……约定?"

 

   "是啊。和小不点——和你认真的决一场胜负。"他抬起手,指向龙马身后的背包,轻轻笑着:"用网球。"


tbc

评论(1)
热度(35)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