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五)

**我好想吐槽这神奇的剧情【



三个月之前的公开赛,在来比赛场地的路途中伤了脚踝。


>>>


本来以为是普通的扭伤,医生却面对他沉重的报出了长久的痊愈期。并且,三年还只是预估,没有谁能够准确知道康复途中是否会继续恶化。


“你是运动员吧?”医生一声长叹,“那这样的话就只能停下来了。网球场上避免不了频繁跑动,只会让伤势更重的。”


“可是……”


后话因为那如同临死告示一样的宣判期而被咽回去。


他埋下头,目光直盯着受伤处。


不能够正式比赛,不能够正常量的进行练习。意味着他将错过无数次攀向更高处的机会——球拍甚至不再能够带他飞跃到以往的高度去。那之后的一小段时间内,很自然的开始心生恐惧。不是即将失去什么的恐惧。他在那一瞬间所害怕的,是在脑海里涌出的无数次失败后捶打着伤口而无能为力的自己的模样。是否会如此下去颓废至死呢。内心平静之后的越前龙马这么想。


“所以说到底因为什么弄伤脚了?还那么严重。”


“和你无关。我只是告诉你,网球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可能。”


虽说刚才已经听过一遍,但龙雅仍然不能立即接受。“开玩笑吧?那胜负要怎么办啊。”


而且还有越前龙雅想不通的是,自己的弟弟到底是如何做到面无表情的陈述出这个事实的。这个年龄的他喜怒不于色不令人感到奇怪,但网球对于他来说,一定是带给了他无数骄傲与荣耀的至珍之物。这么多年没有相见的时间里,大概网球是唯一让他倾注所有心血去贯彻的信念吧?喂喂。信念都消失了哦?这个时候毫无知觉,明明亲手揭开了伤疤却还在忍气吞声的他,都在想些什么呢?倒不如说,为什么还会背上那把球拍。


“酒吧的钱是生活费。”


没有顾龙雅的一阵漫长的迟疑。他抿了抿唇,继续说道。“现在我必须打工,你管不了的。”就是说你管我也去。


龙马说,他根本不在意这些。原本他也不觉得龙雅有什么义务能够管到他。小时候的事,他是多多少少能够记起来了,而且那确实具有出乎意料的重要性。但不管从哪里来说,这些都不能够成为阻挡他自己前进道路的理由。


眼神,嗯。习惯强迫之后的轻而易举的坚定。龙雅的心底一阵颤动。


“不好受呢?”


龙雅苦苦的扯了些笑出来,扶额轻轻摇头,“你今年才十三岁吧?别总把痛苦往自己身上压好吧。”


“痛苦?是你的错觉吧。”


“小不点儿才是,别说中了就不承认,习惯可不好。”


龙马俨然反感,“就你管。”


他噗嗤一声,伸手拍了拍他的头顶,“话说,我一直都很好奇,你的性格是怎么变的这么别扭的?那个时候,你……”


止语。


“人会变。”


撩开对方的手,龙马朝别处侧开了头,声音越来越轻。


“你离开之后,我改变了。仅此而已。”


>>>


夜色渐渐拉开帷幕,从天空的这一头至那一头,蓝黑色由浅至深逐步的蔓延。隐约觉得周围的空气温度降了下来,被窝里的少年抓紧被褥边角,然后翻了个身。


越前龙雅上楼的脚步声似有似无的盘旋进了模糊的听觉里。他的眉头微微抽搐,睁开眼来。


“小不点——醒了没啊——大半夜了啊——”


门被一脚踹开,龙雅绷直身子大步走到一墩被子前,伸手进去轻松撩住衣领一把往外拉,把他拎在半空,拍了拍他的脸,“喂喂起床了起床了,哪里有午觉一头睡到晚上的。”


一头翘毛的龙马半是清醒,一手揉眼,一手拍他的臂膀。“放开。”


龙雅挠了挠头,咧嘴饶有兴趣的笑起来,“我说,这生活习惯告诉伯母你要怎么交差啊?‘你家小子午觉睡七个小时’,哈哈哈……欸,伯母贵安吗?”


“……”朦朦胧胧的听他大笑说着乱七八糟一长串话,龙马吊着眼皮莫名其妙,“鬼扯什么。”


话一出口,空气一僵。龙雅抽抽嘴,没辙似的叹了口气,“你这小子真是……”然后转身从抽屉里随便找出一套稍微小号尺码的衣服,递给他,对他撒了撒手道:“换吧,等下稍微带你出去会儿。“


“去哪儿?”


“带你逛逛啊,到街上走走。这里我认识的人不少,应该还能找到关系,让你去他们那里干点儿啥。”


“出门?”有点出乎意料,龙马开始换衣服,一边考虑着什么。等到换好,他望了望墙上的时钟,继续说道:“十点钟酒吧里有活动,老板说过让我到场。”


“管那干什么?都跟你说别去了啊。”他背对着举起左手挥了挥,表示根本不用在意。


“昨晚生病我瞒着他。要是今晚不去,大概会——”


“好好,停。”突然停下脚,他将插进口袋里的双手拿了出来,转过头来轻笑几声,“……行吧,真是没办法。去是可以,不过你答应我先去逛一圈,而且酒吧我要陪你一起去。”


似乎条件有些不如意,但他还是微微皱眉,应道:“成交。”


>>>


出门之前他还在理外套领口。虽然是件小号的没错,但毕竟是龙雅的,肩骨比起尚未怎么发育的他来说宽了很长一截。“噗。”龙雅见状捂嘴坏笑,“好好吃东西,快长大吧?”


龙马没理会,顾自看往别的地方。


“这里平时人不多,跟市中心比起来感觉像是郊外。不过能干活的地方还真是不少的。”啧啧嘴,他舒开眉头四处环顾,“刚好满足小不点这种有干劲的人呢,嗯?”


“确实不少。”刚刚来这边的时候都没有在意过这些事。那些每至夜晚就会在高高矮矮的房檐下亮起的不起眼的灯火,也同样会造出这样的景象。“你什么时候来这边的?”


“嗯……什么时候?”他稍稍摸了摸下巴,思考一阵说,“大概是不久之前吧。”


“大概?”


“我也不确定。嘛,来美国这边倒是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具体在哪里、待过多久,我就不记得咯。”


“你在这里干什么?”


龙马说话声音很轻,用的是日文,平时让人觉得他的话并不多,可只要遇到能追根究底并且可以让人为难的事,问题居然会像这样一个一个接踵而来。


龙雅耸了耸肩,两手一摊:“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20)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