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六)


 

他身上散发着自由的味道。有些时候的回眸,龙马会认为那实际上是一只无拘无束的猫所变化而来。他的背影让人觉得不能轻易触碰。大概一不留神,全世界都会铺满越前龙雅的影子,那影子如同风一样来去无踪。

 

也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可他看起来总是游手好闲到反常。

 

“巨大的梦想……”

 

潜意识里有什么东西喃喃道。

 

“啊?什么?”

 

“……没什么。”

 

“快看快看,就这里了。”龙雅指着不远拐角处有灯光的地方。“挺近的。”

 

这里离刚刚走过的市场有一段距离,安安静静的独自坐落在街道尽头处。路灯的光无法透到这里来,于是周围的黑暗把它衬托的更明亮。远远听见有人群喧闹的声音,以及吆喝声和餐具碰撞声。龙马走近,头都没抬。他凭直觉猜到了这大概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怎样?这种餐厅你没来过吧?别看这里吵,老板的人品还是不错的。”

 

龙马瞪了他一眼。他咽了口口水,苦笑道:“嘛……是比你之前的那个好啦。”

 

“哪里好了。”站在门口,他压低了帽檐转过身,根本没有想要进去的意思,“这些地方都是一个样子。而且,如果这么吵,还不如回原来的地方去。”

 

“喂等等,你至少得先进去看——”

 

“Oh,Ryoga!”

 

背后传来外国女性惊喜的叫喊声,“You come back?”龙雅眨了眨眼,反应慢了半拍,一时间张口叫不出人名来。有些尴尬的刚要说什么,女人张开手臂从背后环抱住了他:“I miss you so much.”

 

龙雅反倒浑身一颤,呲着牙,转过头来不太自在的扯开笑容,问道:“Eh……Excuse me,Lady.Have we met?”

 

女人抽了抽眼睛,撑大了眼不可置信的提高了分贝:“What’s wrong?You promise that dancing with me today!”

 

话音落下,没有立刻的搭话。

 

越前龙马听着对话,一边向外退开了些距离,用一种越前龙雅一时间分辨不出来的复杂眼光盯着那个女人看,过一会儿,又望向龙雅。

 

“Eh,But……”

 

他语塞的那一瞬间,龙马突然笑出了声。

 

女人继续依偎在龙雅的怀里,有些疑惑的偏过头看着少年,“Your brother?”

 

龙雅没听见,他正注视着少年的奇怪举动。

 

“原来如此呢。”龙马把手搭在帽檐上,像是一直释怀的某件事终于了解清楚,嘴角舒然展开笑容,“如果我来这里的话,你也可以天天来见她,对吗?”

 

用的是日文。语气侧漏出怪异的轻佻。

 

“我回去了。”他转过身,“也别跟着我一起去了,反正你这里还有事吧。”

 

“等……”

 

龙雅慌忙的推开仍然纠缠不走的女人,一边伸手要去阻止:“小不点!”

 

>>>

 

可恶,这小子不是说他脚受伤了吗?

 

“跑的挺快……”

 

龙雅独自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心,不耐烦的搔着脑袋,前后左右看不到人半点儿的影子,但没有过于慌张。机灵倒是机灵,但如果真的有伤,肯定也快不到哪里去。

 

静下心来之后,耳蜗捕捉到左手边渐去渐远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有人在小跑。

 

这里是相对富裕的居民集中的地方,方才的闹市跟这里的方向相反。龙马说是要回去,可行动看起来根本就不是这个打算。夜比较深,龙雅倒是一点都没有担心酒吧演出会不会迟到,他在意的是这片区域的安全性。是否会有更恶劣的家伙在大半夜出来闲逛砍人,完全没有保底。

 

——总之这里不适合久留啊。他决定先把打工的事情放一放,动身前往左边的街道。

 

另一边,金发的少年拧着眉头离开宴会的会场,他行走在与越前龙雅平行的另一侧。不远处的大楼旁边有随时开放的街头网球场,他拿着一瓶汽水向那里去。

 

一个人影突然从右边的巷子里闪了出来。

 

凯宾惊了一下,眨了眨眼,定睛看清了来人,“龙马?”

 

少年喘着气,稍稍抬高了头,双手撑膝,小腿的肌肉正在明显的痉挛,“……凯宾?”

 

“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看着他伸手擦着额头上的汗,凯宾疑惑的别了别嘴,注意到他腿部的异常,“怎么了?”

 

——腿上的伤势还没有同凯宾·史密斯提到。龙马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突然思考到了这一点来,自从受伤之后,除了父亲,这件事就只跟越前龙雅说过。

 

“没事……”

 

觉得不可以在这里逗留太久,龙马蹙了蹙眉,观察腿部由剧痛而带来的无法停止的战栗。那以来他没有再去过网球场。没有晨跑,也不再去其他地方参加俱乐部活动。话说,能避免用腿的场合本来就少得可怜,他是有多久没到过这么远的地方了?

 

没见到凯宾也足有三个月之久。公开赛之后的凯宾似乎也注意到了他有什么隐情,很快便冷静下来,不再去追究他无法出赛的事。也没有主动去联系他。

 

但看到那种不正常的痉挛已经让他长期以来的顾虑实践了三分之二。

 

凯宾虚了虚眼,“你去哪里?” 

 

“……”

 

看出凯宾想多问些什么。而此刻的越前龙马不愿意调配更多的精力同另一人进行对话。思考一阵,他隐约记起前面好像是有一个球场,站直了身,朝反方向去,“回家。”

 

向前踏出两步,他又开始了跑动,痛觉被迫遗忘。

 

“等……龙马!你的脚!”

 

没什么犹豫,凯宾迅速拉住他的手。

 

“放——”

 

“喂——小不点!在的话回一声啊——”

 

啊。混蛋。

 

龙马一咬牙,用力甩开他的手,抽身跑远。

 

凯宾的脚步没有连续的尾随上来,倒是越前龙雅的脚步声莫名其妙的更加接近了。在街头的的另一端,十字路口昏黄不清的灯光幽幽的照亮了对面的视野,越前龙雅就奇妙的出现在那灯光下。不知道是讨人厌的直觉还是那根本就是胡扯的心灵感应,总之,越前龙雅现在就快要找到他了。

 

但他没看到自己,反而是自己先找到了他。

 

他就在那个懒懒散散却一脸放不下心的人的对面,站在那里,不出声,不再继续跑动,不理会小腿的疼痛。静下心来默默观察他。

 

『小不点不管躲在哪里我都能找到的!』

 

哥哥咬着橘子拍了拍男孩的头。这个动作总表示他再次成为捉迷藏的赢家。

 


tbc.



**微妙……微妙啊…各种方面都。


评论
热度(31)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