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七)

 

说起来。

 

小的时候,龙雅告诉说他快要离开了。他认为那只是个再平常不过的玩笑,还是一如既往地和他东奔西走,捉弄这家惹火那家然后大大方方的跑路。虽然不清楚是否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坏事,但他单纯的认为那确实是很快乐的。

 

当龙雅问他“想不想去理想乡”的时候,龙马不能理解那有什么具体的言下之意。虽然不太明白,但听到他说了——如果去到那里,就再也不用分开的话,不是很好吗?

 

于是龙马说,想。

 

『……』

 

龙雅望着他,一阵沉默。然后咧唇轻轻笑了笑,塞了个橘子给他,俯下身用嘴轻轻贴着他的额头,『好啊。等小不点再长大一点之后,我就带你去。』

 

『不要,我现在就去!』龙马嘟着嘴推开他。

 

龙雅什么都没说。

 

他和他打了一会球,然后提前回了家。

 

那是他离开的前一天。……他跟他说了一声“拜拜”,挥手道别。坐在车背后的窗那里,眼睛朦胧的望着窗外。看着他拾起地上的那个写满字的橘子,看着他痴楞楞的站在原地读几行黑墨迹的字,看着他跪倒在地,看着他的小手揪着胸口的衣服嚎啕哭泣。看着他瘦小的背影颤抖着消失在了视线尽头。

 

你说,一定要找到那巨大的梦想。

 

——于是,你走之后,我便去寻找你。

 

>>>

 

回过神来的时候,眼角布有少许的泪渍。

 

“哦,小不点,”龙雅挥着手穿过十字路口,一边大喊,路也不看就远远望向对面少年的脚踝,“脚如何了啊?还好吗?”

 

少年满眼责备的丢给他半个白眼,“好你个头。”

 

龙雅没有在意,笑着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会跑到什么地方去呢。明明痛的不得了,居然还在硬撑。”

 

“说得好像不是你害的一样。不要任何事都事不关己!”

 

“……”

 

“嘁。本来一开始就不应该相信你的。”龙马别过头,压低了声音,“包括你是我哥哥。”

 

他紧咬着嘴唇。因为没有带帽子,他要极力隐藏的什么东西并没有成功的略过龙雅的视线。光线昏暗,他们之间的距离仍在缩近。而龙雅的注意力似乎没有在他所说的话上,他蹲下身来,慢慢凑近少年的脸,确认观察到他脸上还留有温度的痕迹。

 

“你哭了?”他问道。

 

“我没有。”

 

“为什么哭?”

 

“我没有哭。”

 

龙雅伸手摸了摸他脸上残下的泪痕。叹了口气,抬头望着他的眼睛:“我才不管你信不信这件事。还有,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也不去那里了。懂?”

 

他没有预兆的举动令龙马微微怔楞。不经意间,一只手的手腕已经被他拉住。

 

“但我希望你知道——越前龙雅之所以还在这里,是因为你噢。因为小不点在这里。”

 

“……我?”

 

“没错。”望着少年渐渐露出有些不怎么相信的表情,龙雅不到一会儿就坚持不住他特别不习惯的正经份。他低下头,刘海捂住双眸,在龙马的眼里只留下满嘴邪媚的坏笑,“Because, I love you?~”

 

“……#”

 

一拳对准下去。

 

——嘶……话说,这小子,手劲果然是比脚劲还大啊?

 

>>>

 

龙雅想了想,决定还是尊重他的选择。并且在他看来,“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是自尊心强烈最明显不过的表现之一了。而观察少年始终不愿放弃的一脸倔强气对他来说算是一种难以言表的特殊享受,觉得麻烦的同时,又忍不住想看到更多。

 

龙雅愉悦的哼着调子大步走。后者突然停下来,扯住了他外套的袖边。

 

“怎么了?”

 

“……”龙马伸手揉了揉眼,抬头道,“我不去了。”

 

啊?

 

“确实……如你所说。去了也没有什么用了。”

 

这小子说什么?什么?不去了,去了没有用了?……哦,意思是说他终于肯听他的话,放弃了。越前龙马吗?——那个自尊心和好胜心都强过头了的小不点儿?明明越前龙雅直到刚才都还在斟酌着一些劝他放下的话,趁机多看看他的表情看个够的。

 

“呃……你确定?”

 

虽然这个主意确实是龙雅先提出来的。那也是他为龙马本身的身体现状着想的可行方案,但他根本没有考虑过龙马乖乖听话之后的状况。

 

之前表面说的那么绝对,龙雅实际上是不会铁了心同他形成完全对立的。

 

所以面对少年的决定,他一下子不知道作何应对,有些尴尬的笑着,“呃……我是说,你——”

 

“不行吗?”

 

猛地对上少年映入光泽显得尖锐的视线,那双眼瞳向他传达着没有动摇的决心。

 

还有一些小小的失落。

 

龙雅很轻易的就抓住了那极为不明显的情绪。那让他明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倔强少年是因为他的一些举动才自己选择放弃的。——是因为越前龙雅,也为了越前龙雅。

 

也不知道是否是弟弟有意传达给他的这份讯息,反正做哥哥的那个知道这点之后,内心是瞬间炸开了花的。

 

有些不敢相信的眨眨眼,龙雅咧嘴笑道:“你认真的?”

 

他挑眉,“看起来不像?”

 

“没没没!像死了。……像的我都想抱你回家了。”

 

>>>

 

而龙马拒绝再去他家。

 

“为什么?我家热水有、吃的有,附近超市还有卖烤鱼,衣服也都香香的,地板也不脏。给你睡的那张床也挺大,我们两个人完全可以一起……”

 

“少扯。”不太美好的回忆伴随他口中的双人床涌现,龙马蹙着眉,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的手脚比划,“我回去了。”

 

“哎,等等!”龙雅拉住他的手臂,“那我去你家吧?”

 

“……”

 

真是烦人。

 

>>>

 

话虽如此,龙雅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脸像快要抽筋一样的笑啊笑,天晓得什么事情乐得他成这样。或者单纯只是因为妄想癖太严重?——来自越前龙马的最为确切的概述。

 

他住的附近也基本没有过于吵闹的人烟。楼下有一个长时间关闭的酒馆,不到晚上一般都不会太过喧嚣。位居其上的公寓大概有四层,他租的就是在上了四楼之后最最最靠内的那一间。龙雅四处张望,墙角处黏有因空气过于潮湿而混散的蜘蛛网。因为脚步的动静,蜘蛛本身正可怜兮兮的沿着内侧的青苔慢慢爬向另一边去。

 

“欸,我问你……这地方白天光能照进来吗?”

 

“什么?”

 

弟弟正在开房门,转过头一脸理所当然的接受这种环境的表情让他瞬间语塞。

 

“觉得讨厌你回去也行。”

 

“怎么会,我又不是为了这房子来的。~”

 

他没说话,走进去拉开灯。

 

——用日本的形容方式来说,大概加上洗手间和厨房,整个房间的面积绝对超过不了12叠。而实际上他也把这里布置成了与和室差不多的地方,只是美国超市没有榻榻米买而已。

 

鞋柜上有个芬达罐头。

 

洗手间的吹风机旁边有个芬达罐头。向外望,桌子上、枕头旁边,电视机、衣柜,厨房的垃圾桶,游戏机的周围,能一眼看到的地方全都是紫色的芬达罐头。——再仔细一闻,这里面的空气除了潮湿以外,好像还混了十足浓郁的葡萄味道。

 

“……你开汽水店了?”

 

“真开才好了。”

 

“不不不,你是一天到晚都喝这些?运动饮料呢?茶呢?”

 

龙雅满脸疑惑的看着他,浑身上下打量他一眼,在心里粗略的估测了一下他的身高,想了想又说:

 

“牛奶呢?”

 

前者肩膀一颤。

 

“——啊?#”

 

那脸快黑完的表情,让龙雅清楚地知道他刚才说的是个禁词。


tbc.



**牛奶那么好喝,该跟芬达混在一起试试看才对啊【逃


评论
热度(27)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