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八)

 

直到半夜,窗户外面的天黑成一团搅不开的油漆。四处的灯火静静熄灭,电视机微弱的嘈杂在他耳边浅浅盘旋。他望着紧紧封闭的窗户外,摇头叹气——先别说看不看得到太阳光了,这不是可怕到连月亮都没得看嘛。

 

门铃响了,他慢慢站起来去开门,“是我。”

 

龙马迎面踏进屋,在玄关口把鞋放好,转身塞给他一瓶蔬菜水,“给你的。”

 

“哦?Thank you。”笑嘻嘻来迎接的龙雅并没有立刻看清他带回来的是什么东西。因为走之前对他说“随便买点什么就好了”其实只是顾着等他快点儿回家。小不点儿都发话是为他了,还有别的要求那怎么成。

 

于是笑嘻嘻的龙雅继续埋头看了看那瓶饮料。

 

……啥?

 

瞬间僵硬着转过头,刚好听见汽水罐被打开冒泡声。少年仰起头没所谓的灌了口冰镇芬达,说:“多亏你我还得去另外拿浴巾。还有床单。麻烦死了。”

 

龙雅黑了一脸线,有气无力的晃了晃手里的大瓶蔬菜水,“不……那些都可以不用管。我觉得那之前我们应该先把饮料换一换。”

 

“?”

 

“适可而止啊喂?你这一生都想靠碳酸饮料过了吗?”

 

龙雅提高声音,一脸严肃指着包装瓶上的“有机蔬菜100%”。

 

“啰嗦死了,你又不是我老妈。”

 

——好吧。

 

伯父伯母,你们家宝贝儿子一天十瓶罐头,就算是为了身高着想是不是也该管一下了啊。

 

>>>

 

龙马一进浴室就发现不对劲。抬眼望遍,所有的洗浴用品全部都被放在了淋浴喷头旁边最高层的架台上面。由于连垫脚都没法挨到玻璃边儿,平日里他基本上看都不看那里一眼。而且有谁会一天到晚用最不方便的姿势对着镜子一个劲整理洗漱?

 

“混蛋……”

 

探出头去正好撞见龙雅顾自悠闲的啃着橘子,单手撑着脑袋,对着电视哈哈大笑。

 

啊……好想杀了这个人立刻埋掉?

 

不痛不快的冲了淋浴。中途为了不让沐浴露的瓶子被他弄下来而发出响声,他就连沐浴露都没用。

 

随便套上长过膝盖的白色衬衫。领口处较为宽大,未能遮住尚还趟有水渍的锁骨及其以下的半片胸膛。皮肤隐隐从偏薄的布料下透出充血发热晕染开的微红色。

 

他一边用力擦拭着头发上的残余水气,一边推开了门。那从客厅轰然传来的笑声同他洗澡之前如出一辙。之前笑声的无疑欠揍极了,而当下的笑声仍然是如此的欠揍。

 

“啊,小不点你洗好啦?”

 

龙雅听见有动静,嘴里包着橘子转过头来。

 

龙马吊着眼皮,一脸鄙夷的站在原地盯着他看,扭头瘪了瘪嘴,一声冷哼。

 

龙雅眨眨眼,捂嘴扑哧一声,“怎么样啊,改造是不是很合理?”

 

“确实啊。下次我连东西都不会给你留了,给我做好觉悟。”少年狠狠咬着字眼说。

 

他走到他身边去。脚步一声盖过一声,不说是憋屈大概也表示的是赤裸的不满二字。龙雅注视着他,慢慢坐下,双手抱膝,头埋下,湿刘海乱散散附在了大腿的内侧。

 

厚毛巾顺着小弧度的动作从头上滑落。他瘦小而精致的侧脸轮廓隐藏在纤细的手臂后,水滴从头顶的发根处一直攀着上翘的刘海直到发尖,滴落而下,龙雅的视线跟它一起窜动,沿着颧骨的形状直到脖颈下的阴影,再从阴影出溜出,到锁骨,掠过胸膛一直往下朝着更深处的地方去。

 

“……”

 

良久的沉默,电视的娱乐节目不间断的重复播放。略显疲惫的龙雅刚要拿起遥控器,他这么说。

 

“总而言之,多谢了。之前的事还是多亏了你。”

 

说实话,就算越前龙雅没有告诫他不能再外出,他也知道再去那种地方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去那里是因为……”

 

龙雅立刻转过身子来面对着他,点点头,让他继续说。

 

“那里能唱歌。”他垂下眼睑,“也不用去想比赛的事。”


他顿住。

 

“……即使这样,晨跑和练习的体力,怎么用都用不完。”

 

龙雅微怔。

 

然后他干脆变成和龙马一样的姿势,双手抱膝,两只手掌背对搭在大腿间,冲他抿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来,“原来如此,我懂了。”

 

“懂了?你懂什……”

 

“也就是说,”他用力一撑,站起身,顺着身体倾倒的趋势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令他的背脊挨紧了后墙。埋脸凑近对方的鼻尖,视线对准那双金绿色的猫眼,“小不点,是需要有人安慰是吗?”

 

“你——”

 

少自以为是了。

 

本来是这么一句话的。还是之前那样恶狠狠地抛给他。别说这一句,再来十句都不够。

 

而越前龙雅在那之前轻而易举的堵住了他的话,用的还是嘴。刚开始一下反应太慢,但等到理解了他的举动之后,牙齿已经被撬开,另一个人津液和舌尖的侵入迅速给身体各个的部位带来了非比寻常的升温。隐约觉得时钟摆动的频率开始变慢,脑袋也就不受控制的跟着钟摆的节奏逐陷混沌。

 

“喂……停下。”龙马用力试着推开他,而对方也意外的没有继续过分缠绵。龙马趁着得来的空隙大口喘气,嫌厌的擦了擦嘴边的残留物,“恶心。”

 

“恶心?”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龙雅饶有余兴的玩弄他耳畔的发尾,另一只手顺着他衬衫的湿渍向下抚摸,一直到腿根处明显散发着热量的某处地方,两指之间的衣料向上撑起,勾出早已挺立的轮廓。

 

“可你这里明明都立起来了欸。”

 

不知道是其说的话还是其动作,龙马感觉血液一下倒流回到了面部。

 

但事实无法否认,身体内部有火种一样的东西在不断的躁动着。朦胧之中看清了对方唇的所在,立刻就能回想起其中的温度和味道,于是他的嘴几乎没有意识微张,以示渴求更多。

 

动作还没有得以继续,门铃把他的神经整个都敲醒了。

 

“啧。”龙雅用拇指朝嘴边一抹,简单扯直了衣服,“这么晚,谁啊。”

 

“打扰了,龙……”金发少年身体微微前探,发现开门的人身高远远超过印象之中,有些怔楞的止住了招呼。“啊……抱歉。请问龙马在家吗?”

 

“……”龙雅浑身上下一阵打量,注意到他背后的球拍,“你谁?”

 

“凯宾?”有熟悉的声音传进屋来,龙马慌忙站起身,用力扯松贴紧身体的衣物,走到门口,“找我有事吗?”

 

“没错。明天上午,你有空吗?”

 

“大概有。”

 

“明天的上午10点……就在刚才不远处的那个球场。有些话想找你聊聊。”凯宾知道不能滞留太久,他简明的概括了内容,停顿之中注意到少年与平时姿态有所不同的些许异样,又没有立刻看出是哪里不同。“你怎么了?”

 

疑问的语气触到了之前还未完全平缓下来的神经点,龙马身体一颤,抬手捂住嘴,“没……”

 

“那……晚安。”

 

有些放不下心,他告别之后转身回去看了看。

 

龙马已经回去。门口那个高个子的人与越前龙马的样貌多少有几分相似,站在原地。月光反映出他的半边面庞,零碎的刘海之下,隐隐透出的双眸泛着凌厉的冷光,正远远的望着他。

 

——龙马的……熟人?


tbc.



**自己都不敢看系列orz

求评论求打架啊【】

评论(2)
热度(29)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