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十)

**前文地址

【WL】一

【WL】二

【WL】三

【WL】四

【WL】五

【WL】六

【WL】七

【WL】八

【WL】九

**谢谢所有的点击阅读  有亲看就继续发



“欸。我有个想法。”龙雅一边啃着橘子一边偏头,“你要不去做康复训练吧。”


少年略微扬眉,“康复训练?”


“嗯。”龙雅望天回忆道,“我认识的那个医生就在这附近,听人说是脚部康复的专家。他那个样子,应该是治疗过不少你这样的病例。”


“……”


龙马觉得有些不切实际。


“说回来,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受伤的啊?”他撇嘴疑惑的问道。


“……车祸。”少年有些不情愿的压低声音给出短促的回答。抬头看了他一眼,又马上别过头,“这个不重要。那个医生是本地的?”


“不,是日本籍的噢。”他指着陌生的方向说,“总之先去看看吧?”


>>>


又是一条他没有涉足过的路径。龙马紧跟着他的脚步,转过无数个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弯角。青苔和旧砖块铺遍了巷路,擦身而过的墙板仿佛被刷了上个世纪的油漆。医院外观上是个私家诊所,门牌歪歪斜斜的搁在雨棚上,还未脱落的字体隐约能认出“榎本”二字。


“就这儿?”


“对啊。”


“扯。”


“可没懵你噢。进去再说呗?”


龙马扁着嘴进去。门帘上粘有形色各异的污渍,随后扑鼻而来的是层叠积起的药味和剩饭散发出的馊臭味,瞬间便产生眩晕感。总觉得差点就要失足掉进垃圾堆了。


“呀——榎本大叔?”龙雅低头踩了踩地面,确定吱呀声不会有安全隐患,抓住龙马的手让他走到跟前来。“好久不见了啊。”


男人的脸从两盒重叠的泡面碗后面露了出来。他伸手从一头乱发里扯出黑框眼镜,睡眼惺忪的看了眼来人,“嗯哦……是龙雅啊?真少见。”视线往下移,龙雅正在把龙马使劲往前递。他歪着头打了个哈欠,指着少年口齿不清的喃喃一声:“儿子?”


“……”


“……”


两个人脑袋一黑。“呃,”龙雅咽下口水,摸了摸头上泛起青筋的少年的脑袋,让他熄熄火。嘴角抽搐着笑道,“我弟弟。今天来是找榎本大叔帮忙看看脚伤的。”


“哦。你弟弟。”榎本抓起桌上的烟柄,深吸一口,冲着别处吐出烟圈,“脚伤?哪里的。”


龙马甩开他的手,没好气的理了理领口,“小腿直到脚踝。”


“抬起来我看看。”他从旁边拖了个缺角的凳子,指着让他坐下。他撩起龙马的裤腿,握住小腿附近的肌肉一阵摸索,“伤多久了?”


“三个月。”


“怎么弄的?”


他眉头微皱,小声道:“车祸。”


“?”


榎本微微张大眼,突然仰起头疑惑的望着他,“小弟弟,可别张口瞎说啊。这种伤明显就不是车祸造成的瞬间性骨折,你小腿附近的肌肉神经几乎都瘫痪了。”


不太能入耳的字眼被他重重的强调而出,龙雅握着茶杯的手颤抖了一下。


“这种伤如果没弄错……”顿了顿,榎本向上将眼镜扶起,仰身躺入背椅,“应该是殴打造成的才对。”


>>>


“好了,快说实话。”他抽了抽鼻子,随后从抽屉里又掏出一根烟圈,“没有具体交代情况,我也没法对症下药。你要做康复训练是吧?”


少年放下脚。他第一时间不予否认,但却拒绝对榎本的疑问作出回应。按照之前的预料,如果被询问到与这个问题相关,就算如何的拐弯抹角也得搪塞过去。特别是——有越前龙雅在的情况下更要禁止。


“嘁。”龙马斜眼看着他,“你不是很会看病吗。刚才那么久还没看够?”


“欸呀……”榎本没奈何的抓了抓脑勺,埋下身子凑到他跟前来,“不是这个问题。你提供的信息如果越详细,那我的计划反之也会更周全。你哥哥这么久才来一次,你是打算让我随便糊弄一下就回去了吗?”


他回头望向龙雅。龙雅的脸色在逐渐趋向黯淡。


“小不点。”他阖上眼,伸手揉了揉眉心。语气不知因为怎样的情绪而有所波动,不再有之前玩闹似的意味。“别再拖了,快说。”


龙马微怔。


——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如此简短而生涩的语言。平时说话很是随意,也基本上不会让他说出类似发号施令一样的严肃场合。就算说是在生气,或者是磨完了耐心,却一个也不能和此时他的表情相符。


榎本抿了抿嘴。又把手边一册边角泛黄的记录簿翻开来,脏旧程度就像是他家缩小版的窗帘。


龙马叹了口气。


“……对。是被人弄成这样的。”


此时的声音小的异样,几乎谈不到有多大音量。榎本没有在意,提笔开始做记录。“大概有五六个人。用的大概是刀背或者铁质的棍棒,后来意识很模糊,多久我不太清楚。皮外伤不少,那时医生也只是说骨折性质严重。而且,那些家伙……”


尾音的语气开始颤抖。


似乎是为了平息,他略有停顿,唇角随即溜出自嘲的笑意。


“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脚。毕竟脚不行了的话,比赛自然就废掉了。”


>>>


不知道是否是受到了越前龙雅的影响。那一瞬间,他正在尝试说出了一些从未说过的话,用一些从未用过的语气。那些之前清楚的快要吞噬神经的可怕记忆仿佛是被龙雅的反常所诱导而出,超乎想象的冷静的描述完整之后,他的视线在龙雅倏然撑大的眼瞳里找到了自己的笑容。


两双相似的瞳孔迎来猝不及防的碰撞,以往所没有的碰撞。


『以后可以跟我说说你在想什么吗?哥哥可是完全不懂欸。伤死脑筋了。』


——啊……原来如此。


三个月之前的他,原来是那个样子的吗?谁都不会信任。原本是为了网球而来,这里却是连容身之处都微乎其微的地方,那种情况应该选择相信谁呢?


所以才费了那么大的劲,和他尽一切接触。因为如此,当他再次和他相遇的时候,越前龙雅所相关的记忆被轻易拒之门外。


当然,全国大赛大概也是原因之一,但他因为到了这里来,经历了那种事,无法信任的姿态才会最终成型。


等等。


那,之前的这段时间,费尽心思让他打开心房,信任他,尽全力去了解现在的他。以为刚刚好不容易做到了相互理解,实际上根本没有了解。说起来,为什么——会认为已经了解了?只是因为他的回答吗?直到刚才,他甚至还间接撩开了那个少年血痂还未结满的伤疤。


“这是得意忘形”。


虽然他其实很早就明白了。这个少年与六年前的他,已经完全不同的这件事。


tbc

评论(8)
热度(29)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