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十一)

**前文地址

【WL】一

【WL】二

【WL】三

【WL】四

【WL】五

【WL】六

【WL】七

【WL】八

【WL】九

【WL】十

**谢谢所有的点击阅读 qwq上一章五条评论够我高兴一个月了…谢谢你们qwq…


十一


如果不是缺了心眼,那么从三天前开始,他们之间就根本没有过任何变化。


>>>


从榎本手中拿到了污迹斑驳的训练日程,龙马揉了揉鼻腔,生怕嗅觉失灵。


“那地方确实不好闻,但在别人家里这么干,是不是过分了点啊?”龙雅吊着眼皮紧随其后。


“我倒难以想象你是怎么认识那种人的。”前者丢了个白眼示意说没心没肺。“脑回路先不说,他家的垃圾都快把他自己埋了。”


“我以前打球的时候也是听朋友介绍的嘛。”龙雅耸了耸肩,弯腰凑到他跟前来一本正经的说,“而且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绝对信任这张训练单。”


龙马歪着视线看他:“凭什么?”


对方微楞,然后扑哧一声,“凭你——信任我啊。”


“……”


一下子被他的忍俊不禁弄得无言以对。


不过这些话确实是他之前自己说过的,没有其他理由可以否认,也并不需要否认。


“你还真是喜欢自作多情。”


”抱歉了啊~我个是白痴,还自作多情。“


龙马垂下眼,弯嘴轻笑。


>>>


那之后他去退掉了住宿,感觉上,退的非常莫名其妙。刚开始只是觉得越前龙雅唠叨个不停烦人透顶,到后来。居然是真的想要退掉以前的住所和他一起住下来了。每一个清晨不间断来临的同时,他会一边均匀的慢跑、换气,期间感叹着整件事情的各种不可思议性。


这天早上空气较为清爽,龙雅望了望东边翘起的半边太阳,说今天我陪你一起跑吧。当下龙马安安静静的整理床絮,并且套好外衣准备走人了。背影说:你爱来不来。


“欸等等等等小不点儿,至少喝了牛奶吧?”


“离远点儿。你妨碍我训练了。”


龙雅把牛奶盒换到右手,他就跑到左边去;牛奶盒到了左手,他就换到右边去。如此反复的躲开,还没到终点之前,呼吸就变得不平均。当他腿部开始酸痛并且伸手急着擦拭汗液的间隙,越前龙雅正哼着小调子平平静静的提着牛奶盒站他旁边。——现在立刻掐死他的冲动都有了。


龙雅知道被瞪了,俯下身来冲他咧嘴一笑:“体力不支啦?来点牛奶啊,本地的,保证新鲜。”


“……”


龙马黑着脸把它一口灌下。


“今晚再去一次,”他用袖口擦了擦嘴角说,“那个公寓,当时和酒吧是一起寄出的租金,演出服装差不多也要还回去了。”


龙雅啧了啧嘴,望向马路的对面,“你还去?”


前者闻言止步。回眸中映照出朝阳清冷的光,“别会错意。我只是不想有借无还罢了。”


他其实也明白。比起他所认识的其他人,令越前龙马一度陷入困境并且数临危险的混蛋绝对是不想再碰面的,会不会做出其他出格的事情他本人也无从所知。


“你……和我一起去吗?”


因为他声音本来就说得不大,导致龙雅最开始以为是自己耳朵懵了。


虽然小声,但是咬文嚼字却特别清楚。这么多年来他的耳蜗里英文字母飞满天,不会有多少人会用正常的日本语和他进行如此交流。而且本来小不点的声音也就够特别的了。大概——就是想听错都不可能了。


喂喂,不得了啊——这小子,不说话还挺冷人,一说起话来这不是连天都要撑不住了吗?!


“要要!我去!”


话一出口,龙雅还是给憋住了不少。总不能当着他的面蹦跳起来真的成为他口中的白痴,果然冷静才是首要事。“我必须得去啊,好歹是你的半个监护人。”


虽然不知道从哪来的监护人一说,不过龙马没有继续说什么。此时眼里貌似是没有比他的笑容更灿烂的东西,也就那样任他去了好了。


“用得着那么开心吗?”


龙马一个甩手,牛奶盒落进不远处的垃圾箱。


“当然了。”


龙马盯了他一眼,勾出意味深长的冷笑,“白痴果然就是白痴,简直像小孩子一样。”


“……”如此的气氛变动太快,龙雅觉得吃不太消。既纳闷儿又没话可说,吊着眼皮无声的吐了口气,一脸无奈:“我说小不点啊……你自己不也是小孩子吗?哥哥我可是实际年龄比你要大的啊?”


“但讨人厌的地方根本没变。”


龙马根本不在意。总之看他心情低落的样子莫名解气。


“看看,又来!明明以前那么喜欢我,床都舍不得分开,洗澡的时候还非得黏成一团,还说过长大之后要一直和哥哥在——”


龙雅自己不想打住,但说到他想说的关键词之后还是被迫打住了。对面自家弟弟蹦出青筋的手里正紧握球拍,示意他如果继续说下去我就把你牙齿全给敲下来。


龙雅没辙作罢,但他却摊开手肩膀一耸,因为清楚的捕捉到少年开始泛起红晕的面颊而瞬间得逞,颤颤的说:“啧啧啧……不管。反正都是实话,就看某人记不记得咯。”


“……白痴。”


因为没什么有用的话可以在这个场合下继续跟他斗嘴了,龙马没耐烦的以骂声作罢。


“去球场吧?”


>>>


休息的座椅因为是木质,多多少少有些受了潮。近处的裁判椅看上去也像付着青绿色的薄膜,苔藓从水泥地蔓延到球场草地的边缘停下,视线里接而框进龙雅正拾起球的手臂。


有风吹来。


“我呢,”球拍与球的碰撞突然停了下来,龙雅背着他蹲下了身。“以前就一直在想,如果这个世界上不再有我想要的东西的话,就回来找你。”


风在周围盘旋回转,从龙马的侧边吹来,然后倏地从头顶回到了身后,远远而去。


“你想要什么?”


“嗯……”龙雅用球拍在地上描着圈的形状,“我也不清楚。”


“那么,”他放下汽水罐,“什么都不想要,还在外面一个人晃了这么久。”


强调“一个人”的时候,他的语气微微停顿。


大概不知道是觉得好笑还是什么,心情很微妙的。是什么因为一晃而过立刻便记不起来,但胸口某处却仍旧隐隐泛着痛感。这是什么……为其感到不值吗?也不是,多半是关于自己的。


就在第一次相见时,他摘下他的帽子,随意揉弄他的头发。那一瞬间的心理活动,和他离开时的心理活动相互替换的时候。那懵懂种渗出酸涩,或许除了自己以外没人能摸清到底如何。比不舍更深,比绝望多少更浅,就像是浸在水中仍然感受得到水面上悠荡的阳光的热度那样。


最为清楚的是,离开时他是手捧希望,说着巨大的梦想。


“记得你说的……理想乡吗?”


记忆片段无声无息的开始拼凑,他喃喃道。


原本以为他会有很长时间的回想,但数秒之后,龙雅便回应道:“记得啊。”


然后哑声。


龙马伸手捡起地上的球,举到半空,望着龙雅一动不动的后背,把球扔了出去。


路线稳稳的通到了龙雅的脊骨上,力道看起来并不轻。



“食言的混蛋。”



tbc



*无拘无束才是他的人生,他本以为抛开所有约束也没关系

可成为他约束的人是龙马

【瞎唠叨

评论(4)
热度(37)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