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十二)

**前文地址

【WL】一

【WL】二

【WL】三

【WL】四

【WL】五

【WL】六

【WL】七

【WL】八

【WL】九

【WL】十

【WL】十一

**基本无视了新网王的时间轴(这节后面也不会提到U-17了

我会把最后几节好好改一下再发的。。以前全都写的太赶了qwq

谢谢点击和阅读…


十二


酒店老板递给他一封信件,并从抽屉里随意掏出几张钞票当做之前的工资连带租借手续一起塞到他怀里,临走前朝他发出一声咒骂。龙马没理会。


龙雅嗤之以鼻,走到不远处扔出的橘子正中那人的后脑勺。“Good luck with your business,Stupid jerk.”


红蓝色条纹相见的信封是有很长的时间没有见过了。想必这封信能够千方百计寄到酒吧那里也是别费了一番心思。只是一下子还没能够想起,有谁没事干会寄来信件,自家老爸平时就连联系一下也省的用电话,家里人是大概不可能的。


“啊,U-17?我知道。”龙雅看了看寄信人说,“日本那里规模最大的网球集训中心,听说每年都会为进军世界进行海选。”


“不知道才奇怪吧。”龙马举起芬达灌仰头喝了一口,“不过我也只是清楚个大概。对外之前消息貌似一直很隐蔽。”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龙马闻言驻足,头埋下的视线停在他的双腿上。


身后传来龙雅的长叹。他一时没能听出那声长叹的意义。


半晌,他转过身,嘴角扬起略显兴奋的笑意,“那还用说,一定是去为上策了。”


>>>


龙马的声音在周围熙攘的人群之中仍然是清晰的。越前龙雅一瞬便能有所感受,那声音渗出十足的喜悦,简直像久置笼中急盼展翅的鸟儿一样。


并且他很清楚,那是他遇见他之后,第一次由衷而出的没有任何顾忌的喜悦。


或许,那也是不久之前的他站在全国大赛的赛场上时,泪水比笑容先迸出眼眶的那份喜不自胜——全都源于网球这么个小小的东西,在他胸中深埋而下的热情的根。大概也是唯一的热情。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来,大概两周之前那次发烧之后的对峙——也是他提出关于“认真比一场”的问题。他记得,直到那时,越前龙马才出现了一点愿意接受他存在的影子。


那么如果再仔细思考的话,是不是连当下的情况本身——他与他之间——也只是由网球一气牵搭而形成的呢?原本不得而知,可是少年方才的回答却轻而易举的将其说明白了。


越前龙马能够站在他身边,是因为他和他一样,能够拿起球拍,把那颗鲜绿色的球完美的给击打出去。认为越前龙雅的热情的根和他自己是完全一样的。也总有一天,同样的笑容会出现在球网对面的他的脸上。网球能让他和他进行对决,由衷的、真挚的为此感到高兴。所以现在他站在了他身边。那份热情永远是因网球而存在的。


而不是因为越前龙雅本身。


>>>


“那你一个人回去吧。”


他揽着后脑勺说。


“欸?”帽檐下一直在等待着什么的表情,抬起头来便被瞬间抹去,“……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啊。”龙雅露出只能看清半张脸的侧颜,冲他甩甩手,语气释然的回答道,“而且你本来就该回去了,这里深造什么的不怎么适合你。”


话到此处,脑海里突然闪过舞台上孤身一人歌唱着的他的脸。


“不。”龙马抽出裤袋里的手,提手将帽檐抬高,试图直视他的眼睛:“我在问你,为什么不一起去。”


“都说了……没有为什么嘛。看看,前面就是车站了,去机场的话你大概——”


“龙雅。”


他仍在原地没有动。


越前龙雅指着远处的笑容僵在脸上。


“我在问你为什么。”


字眼做出了更明显的停顿,声线被压低。他继续等待问题渗入越前龙雅的脑袋。这么做的原因,也有告诉龙雅不得到回答是不会离开的因素在其中。


“……”


在期待什么?


他偏过头。视线停在他身上,由上而下俯视着他,有些笑不起来。看起来没有想要说出什么的意思。接下来只是突然把手按在他的脑袋上,进行一阵动作有些僵直的蹂躏,声音发颤:“我怎么可能,随时都跟在你后面呢。”


啪——


他打掉了他的手。


然后迅速消失在人群里。昭示动向的脚步声没有费什么功夫便被持续不断的车水马龙全数淹没。只用几秒,能追到他的可能性便立刻被消减为零。


滞留在半空的手也很快垂了下去。


——


这样一来,连什么时候能再见都没有下文是吗。


>>>


只有姑且留有余温的心脏还在瑟瑟颤动。



tbc

评论
热度(31)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