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十三)

章节较多我放前一章,有前面的…

【WL】十二

谢谢点击和阅读qwq

写激动的时候

…容易彪意识流,也无视状况【就是回头看的时候想掐自己的那种【



十三


手表发出响动,显示屏的数字紧跟着变幻,19:00整。


窗外云层的颜色由浅入深,层层向上叠积,逼到他所目及的视线范围中来。云层顶部被夕下的太阳烧成剧烈的红。他一下撑不开眼,双目一拧,有些怨躁的合上了窗盖。


原位不动快满三个小时,连休憩姿势也基本无变化。没有进食,只是少量的饮水。不久前空乘员用流利的英文告知他汽水有且仅有可乐。于是他拿了可乐,一口之后再未动杯,饭食便和纸杯一同安静坐落在眼角边缘,如此状态持续了不知道多久。


——眼幕里仍然留有残影。


无论如何,甩不掉的仍旧甩不掉。就算是在梦里。


梦到南次郎第一次把越前龙雅带到家里的那一天,海浪翻滚声如旧,椰子树叶秉承夏日穹顶中央灼目的光,光穿透那娑娑作响的叶隙,阴影的碎屑稀疏散在男孩的身上,最明亮的那块光斑映照他的笑颜。


『我是越前龙雅,请多指教了!』


……可恶。


我已经知道了啊,烦死了。


他微微撑开眼。实际上眼皮早已重的超过负荷,无数多天没有补足的睡眠让他除了做事以外的时间精神几乎处于顿怠状态。和越前龙雅相处的时候似乎得到些许的缓解,可到现在,他始终无法承认——接吻的时候曾想过把一切抛之脑后,不断出现“继续下去也不会妨碍什么的”等等与此类似的想法。


就只是如此想过。感觉全身发烫、快要脱离掌控范围的时候,思考被那个人的名字给浸满的时候曾想过。那天晚上之后,他把两人的床铺隔了大概五平方米远,背骨紧紧倚靠着墙角,拼命抑制身体内部还在乱窜着的什么东西。


到了午夜,仍然清醒的意识才终于腾出了时间,为刚才那般从未有过的失态感到羞耻。


>>>


“如果那时候、能继续下去该多好”。


事实像从脑部直接贯穿到喉咙一样,喉咙开始发干。可喉咙那里空无一物。倒是眼眶周围开始酸涩,水分偏偏从他最讨厌的地方溢了出来。


>>>


身前是一片混乱的吧台,或有四处散落被酒渍打污的扑克牌,或有不知如何形容色泽的酒被遗忘在酒杯底部的光景。跟他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相比大概‘焕然一新’,桌面的漆木黑的一片冗乱,龙雅刚抬起来的手臂滞在半空,眉头微蹙,臂膀不加犹豫便远离了此处。


“Hey!”


金牙向他打招呼。双手在胸前相叠,看他要走开,便笑容相邀:“Need a cup?”


抽了抽鼻。空气散着恶臭。


很奇怪,明明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印象还没差到这种地步才对。龙雅想。那天,越前龙马独自一人从人群中踱步而出,没有一词一句,不在意过于明亮或者过于黯淡的灯照,任何人夸张的谄媚都坐视不理,只要是丑陋肮脏的事物都没有兴趣关照,或许连心爱的球拍放在这里的这件事也都令他难以忍受。


——唔,真是厉害啊。他从角落里探出头来,抬起下颚,辨清那个出场闹起一阵喧嚣的少年是哪里的哪个家伙。


“Ryoma!”


他身旁的女人吼道。


就是这个瞬间,他明白了对这里不再讨厌甚至产生些许好感的理由。


>>>


『这一切,都再来一次吧。』


>>>


和那晚一模一样的夜,月光的温度都没换过。如那刻分毫不差的时间,秒针的转动也还是同样的频率。不再如那晚一样的人。他一边掂量着现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处听到过的词语——“物是人非”——原来是这么一种让人难受到死的心情吗?


除了他本身以外,一切都未曾改变过。零散滚动的酒瓶,津凉刺骨的地面。僵硬的骨节。四肢的温度都在被什么东西回收,那是缺少的什么,一点一点的同他的灵魂抽离。疼痛转化到心脏上,连跳动都能增剧痛感。


“你少了什么啊。”他说。


“你少了什么啊?你应该什么都不缺了才对。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龙马白眼相视,唇角略勾。“不过人品例外。”


“嘁嘁嘁,哪有那么严重,我人品明明那么好。”


“你骗鬼啊。从哪里看出来好的?自恋狂。”


“哪里都是啊,看,帅哥脸。”龙雅伸手指着自己的脸。


“……#”


因为突然把脸凑近,龙马不太好躲开。几秒钟的鼻息和气味侵袭感官,他红着脸拍开龙雅:“你烦不烦啊,白痴。”


“好过分,至少心动一下吧?”往后一闪,龙雅望着他贼贼的笑。


“……如果,”龙马阖眼。轻轻叹了口气。“如果,这样都还觉得少了什么,那就真是人品问题了。”


“这样?哪样?”


龙马挑眉,白眼送去没心没肺四个字眼,恨不得找个纸条写上去贴在他额头上:“最开始一个劲说‘喜欢’的人不是你吗?这样还不满足?”


“……哦?哦,”他摸了摸下巴,眯眼道,“嘶——厉害了啊!你这算是告白吗,小不点儿?”


“哈?什么告——”


四下无人。清晨的缘故,空气混搅着凉意,太阳藏在东方的深处尚未升起。而天空却开始泛白,他的视线穿过对方的发丝,望见前方悠长静谧的砖红色街道。就这样被亲吻着,唇被覆盖着。话被吞了回去,尔后便有更深一层的温度入侵口腔。


在想些什么。自己在想什么、抑或他又在想什么,这些问题在一瞬间内,直接被归为零的大脑给忽视掉了。要是平时的话,肯定……


平时的话?


松开口,龙雅一脸不可置信的兴奋着,挑眉道:“嗯……今天是怎么了,难道也不抵抗?”


“嘁……”龙马擦了擦嘴,别开脸,“反正是在大街上,你也做不了什么。”


“哦,是吗。就是说,不在街上就行了?”


龙马脸上一热。


“啧啧啧……怎么办,好想现在就摸你欸。”


他把手送入裤袋,只管加快步伐向前走,硬是把语气抚平,“想的美。变态。”


“要是能学着再坦率点就……”


“滚。”


——


梦境倾斜,然后扭曲。


凌晨3:00。


——他唱的是什么呢。


无数个这般冰冷的夜晚,他一个人唱的什么呢。几乎没有见面的漫长的时光里,他又在唱什么呢。


>>>


『你还少了什么啊。你到底,想要什么?』



tbc


评论(5)
热度(23)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