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十四)

**前文

【WL】十三

*刚看完恐怖残响…怀着抑郁的心情来更新…qwq

还有两节全文就结束了  谢谢点击和阅读!


十四


离开他以后,每晚做着同一个梦。


>>>


昨晚是把闹钟的电池给拆了出来,一气之下扔到床铺底下去。最好再也不见天日为妙,龙马拍了拍手房下窗帘。卡尔宾在腿边左右徘徊,最后到窗下边大大伸展了懒腰,趴下准备入眠。他对它道了一声晚安,随即按灭了灯。


希望今晚能变个花样。入睡的十分钟前,总是这样祈祷般的想到。虽然也不是如同恐怖电影镜头那般能把人生生从睡梦中扯回现实的噩梦,但一直都是这样真的非常令人不快。海边,房子,椰树,热风,烈阳,父亲和某人。斑驳的树影,躲在父亲后面不肯露面的自己。完全能顺利的背出场景。一成不变的梦。


加之越前龙雅的声音总是像被调节器坏掉的扬声装置无限倍放大一样,在脑海里兜着圈子回转不停,嫌烦都没用。仿佛是那梦境为了让他一次一次把那声音铭记下来而做的恶作剧。


——到底是怎么了呢。


那以后,集训也参加了,比赛也经过了。奖杯、赞叹、荣誉、友情,比赛的热情,回忆和经验,梦想。想拥有的东西明明全部都通过球拍送入了手心里。就算不是什么至高无上的辉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也早已足够了。


种种现实如同还在不断向外溢水的鱼缸一般发出哗啦啦的动静。而他自己像是缸里唯一的生物,一只除了能够呼吸能够游动以外其他一无所有的鱼。


没有水草、没有鹅卵石,没有其他的鱼类,没有同它呼吸同一处空气的人。


“精神一点没?”


桃城武将龙马带进了久违的快餐厅,记得上次在这里吃相同的东西,已经是一年上学期时候的事。当时就说过要再来一次,因为具体的距离原因一直没有实现的计划,居然微妙的实现在了今天。


他叹了口气道,“还是老样子。”


“啧啧……搞什么嘛,要是真不行就快去看医生啊。”桃城侧眼看着他,咬了一口汉堡。


“没有桃前辈说的那么严重啦。”


桃城闻言抽了抽眼睛,转过身来苦笑,“我说越前,连续这么久都做同样的梦,这也算是吉尼斯纪录了吧。亏你小子还这么轻描淡写。”


龙马丝毫不在意的浅浅笑着,“不正好倒过来说明我的状态很稳定嘛。”


“……”


虽然一直以来都被这小子的从容弄得有些无语,但桃城这次却真的不知道用什么来接话比较好。眼眶下面垂着的黑眼圈可完全不是就这么能忽视掉的程度,脸色自然也好的不到哪里去,笑起来,反而衬的肤色更苍白。


……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东西。桃城自认为一点都不靠谱的直觉。


“话说回来,你都好久没碰球拍了吧?”他仰望玻璃窗外模糊的天,突然提议道,“脚的状态还好的话,就今晚,如何?”


“今晚,”龙马放下吃剩的汉堡包装纸,“还是那里?”


“当然,除了那里还能去哪儿。”


“……可以。”他应道,起身背起球袋,背对身后挥了挥手。“那就今晚再联系了,桃前辈。”


“等……你,吃这么点儿?”


“没什么食欲。请客多谢了。”


“喂,越前!”


>>>


网球……吗。


换做以前,网球二字作为引导线,在他脑海里引出的多半是打球技巧、方式,对敌策略,自我反省以及如何才能赢下一场等等。即使是那年在和不动峰的对战中,眼睛被弄伤到鲜血直流,也从未感到过害怕或者说就此放弃,反而因此斗志更加激昂的事都出现过。当时可能还有过这种想法:嘛,就算是手断了一根,或者脚出了什么问题,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他闭上眼。这里的夜风是同美国的海边全然不同的。那边的风有海的气味,铺在脸上有令人舒适的润湿的气息;这里却截然不同,无论何时夜风都相当不尽人意的日本的城市中心。


被这种风如此一吹,球拍握在手里有种仿佛正渐渐脱落的错觉。


这里和越前龙雅带他去的那个街头球场像的惊人,除了风以外的事物。网的方向、球场周围的楼栋、裁判椅的位置。


——啊,对。在这里看着那家伙一个人练习过。一边聊天一边顾自练习着。当时,自己只是说不能和他一起进行练习而已,并没有交代脚伤的事。他看着他,一边抚摸受伤的小腿部,一边回想起海边,椰树,烈阳。


『这算是久违了吧。和你一起来球场。』


『哦?你总算记起来啦。我离开之前那也算是比较久远的事了,还以为你都完全没印象了。』


『怎么会。某人有多讨厌这一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我说,你到底知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是怎么缠着我不放的啊?』


『谁知道,就算那么缠着也没被你带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啧,你啊……』



再次和你相遇,我一直都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你绝对不知道吧。


哥哥。



tbc

评论(9)
热度(21)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