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Wonder land.(十六)·(終)

**前文

【WL】十五


十六


一次都没有过的,是他的回应。


下决心等待的那一天,像是跟随他进入了一处深无底的沟壑,他的身影一直都在目能所及之处。一直走,一直向前走,呼喊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但他却从未有过回应,甚至连回头都没有过一次。没有人会理会原本自由却兀自跑进了牢笼的飞鸟。


是煎熬。是长期以来都没有过的强烈而执着的渴求。从前他觉得,世间是不存在什么非要得到手的东西不可的。太阳也好地球也罢,消失掉就不复存在,若尚且存在便和其共生。事物的自然消逝无论是什么都无法阻止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强求呢。


何必呢。


也不过就是自己的弟弟而已。无法确定的亲人而已。独自一人这么多年,连世界何时消失都不曾在意,又何必要去在意一个早已数年未见的弟弟。


原本——原本不再见面的话,就会把越前龙马什么的全部、彻底抛之脑后,跟随芸芸生息消失到不知哪一个角落里去。那个巨大的自由的理想乡,在无名的角落里等待着孤身一人的他吧。


>>>


可我再次与你相见。


>>>


风吹过稀疏的树林发出的不成调的婆娑。


月光抹掉了周围一切可能带来温度的东西。光束本身直接成为干涩发冷的物体,似乎要强行穿透他们的皮肤。


越前龙雅停下了一切动作,仿佛刚刚才感受到那光。继之从耳边传来的抽噎,轻到一丝恍惚即会消失的抽噎声。那是只有他才能发出的声音,只有他才能听见的悲伤。可越前龙雅没有勇气猜测他此时的情绪源头,那样只会更加无法控制现状。


“すき……”


声线是颤抖的。


字节清晰的传达,他倏然撑大双眸。


——


靠着墙壁,身体下滑,后背一片冰凉,被触碰的地方却一直持续着无法消却的痛感。那种浑身滚烫的感受似乎是一种浮在身体上空的不切实际的错觉——明明月光的冰冷才更为清晰。被什么冻住了的心情,被绑在绳子上,如同捶打巨钟一般的持续抨击胸口。


望着他的眼。


湿润的眼。


为什么?


>>>


海和椰树,炫目的阳光和他朝自己伸出的手。这个是无法驱赶的梦,越前龙马曾经认为他将一生无法摆脱这个束缚,只要有越前龙雅在的话。


“喂……”


声音开始哽咽。但并不是出于他的意识,那根本就是受到什么刺激后的生理反应。龙雅先是向后倒退了几步,然后再次走近他,蹲下身去抚摸他的脸,拭去他的泪水,但同时那泪水也从自己的眼眶中溢了出来,仿佛在试图转移那悲伤一样。


“不要哭啊。小不点。……”


“不可以哭,


有我在你不应该会哭的……难道不是吗?”


>>>


我应该一直都是需要你的,你应该是一直被我所需要的。



——这个世界上,唯一回响在耳畔的,一直都是来自你的奏鸣。


>>>


后来找到他的是桃城,介时早已超过凌晨三时。他是醒着的。确实是醒着的。月光已经消失,他的体温也几乎消失殆尽,双目迟迟找不到焦点。扶住他的肩膀使劲摇晃他,也半天才看清来人的面貌。能走吗?桃城问。龙马轻轻摇了摇头。


挚友的这幅模样,是头一次,也是最无法理解的一次。连续数月的黑眼圈就算了,这个是要怎么样?看起来倒是与什么人经过了互动。


“我……自己回去。”


当好不容易把他搀扶起来的时候,他却用力试图甩开桃城的手。


“越前?”


“我可以自己回去,麻烦不要跟过来了。”


说罢他便掉头。


“喂!”


桃城倒是不关心他一路上是否安全,这里离他的家不算远处,路应该是认得。但问题是,他正在朝着他所认识的路的反方向没有犹豫的径直前进。


但桃城确实不再尾随。


他觉得他即将去的地方与自己是毫无关系的。去或者不去都无妨。但还是选择后者较为稳妥吧。


——那双什么都没有装下的瞳孔,此时仍然向往着某个地方,知道这点,就足以让桃城稍微放心些了。


只管去就好。


>>>


这个夜晚,好像是与曾经记忆中的几个夜晚有着不尽的相似之处,相似的近乎快要重合。几年前同他在美国的那段时间里,好像都是如此的夜晚,特别是月亮。记忆开始如同快进电影一般涌动,一幕幕的场景久远的像是上个世纪的影片随便剪裁后拼接在了一起。真实感如同擦破皮的伤口,痛处若有若无,仿佛下一秒便将彻底失去踪迹。


『すき。』


这个词语应该是在哪里听到过的。


“我喜欢小不点儿嘛。”


“我可是真的喜欢小不点儿。”


“喜欢小不点儿啊。”


喜欢。


凝固的心的某处颤起一根弦,随即触动第二根,随即波及到整片心弦,几乎快被不知名的情感压垮的那一处内心开始了他从未听到过的奏鸣。


啊。


『喜欢』的意义是……



>>>


哥哥。


>>>


尽头是海,海边是他。他站在那里,等待着还没有丝毫痕迹的黎明。某天早晨,也是这幅场景,他转过身来,那一瞬间居然刚好等到了太阳。


龙雅阖上眼,冲他露出从未有过的笑颜。


“……”龙马压低帽檐,像往常一样,没可奈何的叹着气。


『如果世界上只剩下这里,你会怎么选择?』


——


海浪,开始翻卷了。


旭日即将东升。


而世界——即将消失,最后只剩下这里。


谁也不会存在,谁也不会到来;一切都将失去,一切都将重来。


胸中仍藏有一份无法忍耐的悸动,是和那朝阳一样的奏鸣曲。


选你。


选择有你在的理想乡。



【終】



“呐。”


龙马摘掉帽子,帽脱落手指,落在石缝间。


龙雅替他捡起。“小不点儿。”


“是我的错。”他的头偏向别处,金眸不知何泛动着不知何处的光芒。“那个时候,你明明说了要去找巨大的梦想的……但我却根本就没有在意。我……只是一直在考虑我自己而已。”


“……不是哦。小不点没有任何错。”龙雅阖眼,“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巨大的梦想。”


海浪骤然消失,四下只剩眼前的墨绿色和他无比清晰的声音。


只是你而已。


他笑着摸摸他的头,拨开他额前的刘海,浅浅搁上亲吻。




FIN.



<終后>

感谢大家点击和阅读…第一次在lof上发完了整篇文章。

之前在别的平台发的时候曾写过另外一段終后,想了想…还是删掉重写了一个。

下笔是在前年暑假,那时候刚好重新看完网王系列。

说实话重温之前并不知道有龙雅这个哥哥的存在【。】但却很快就迷上他了。该怎么说呢…很奇妙,可能因为龙马的设定本身就很适合有个那样的哥哥吧。看完某位太太写的一篇双越之后,就彻底有了动笔的念头。当时对双越的想法是很中立的【就是处于喜欢与不喜欢之间】对我来说这种状态是最适合写东西的【虽然也并不能写的怎样…】,所以毫不犹豫。


开始是想以“相互理解”为基点写的,但到后面越来越偏题了【。】

不管思念有多久,想法多么坚定,时光都会在人与人之间搁置代沟,阻碍相互的理解。跨越代沟的世界就是wonder land.还好最后是双方之间都传达到了吧。姑且是。留下这么草率的end真的抱歉qwq我也不造该怎么修改了…


【以及,也不知道多久没写文章了…全程应该都挺莫名其妙的吧…【垂头】所以能得到评论和热度真的非常开心,感谢大家能读到这一行【鞠躬


渝南


【借机  安利一首歌xx 歌词意外的贴合  外链好像放不上 给歌名qwq

doa - 《One love》


评论(6)
热度(32)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