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Meander. 01

**承蒙关照!前几天比较兴奋,所以蹦蹦蹦的就写了几篇新坑的东西

因为是蹦蹦蹦的写的关系,所以没有存稿,不能悠闲的隔日就更了orz。

【现写的效率应该会慢到不知道什么程度【悄悄地】如果有人看的话我一定(划掉)会试着持续更新的

**承蒙关照!决定少绕点弯路,思路可能就是你爱我我爱你【……

**承蒙关照,谢谢点击和阅读,废话太多对不起qaqq


Act.01

 

“喂,伦子?”

 

电话的那头能听到海潮巨大的翻响,女人的声音便被碾压到大概只有原来音量的一半。又因为怕越前伦子听不清楚,还用更大的声音重复了第二遍。

 

伦子的周围很安静,午饭后刚从窗沿挤进和室来的阳光甚是惬意。南次郎应吩咐把电视调整为静音,菜菜子正要去寺院外面收拾衣物。如此这样,那头的海浪声裹挟着异常的违和感,令伦子略微皱起眉头来,“啊啦,由美。”

 

“抱歉……这个点上给你打过来。”对方有些尴尬的带着笑意,“有件事无论如何都想请你帮帮忙。”

 

伦子继续着手中的事,刚刚洗好的餐盘需要双手搁置,于是便把电话夹在了耳与肩之间。由美的话还没有继续,她想了想说:“是那孩子的事吗?”

 

此言一出,对方明显的松了口气,“不愧是伦子……我都还在想,要怎么跟你开口才好呢。”

 

“你有提到过这件事嘛。”

 

“唔……可别嫌我唠叨了。”由美抽了抽鼻子说道,“我实在是受不了!半个月回一次家先不说,那孩子居然连学校都不去几次!大学课程的老师通知了不少次了,再这样下去的话连学籍都会被取消的。”

 

“嗯……”伦子似乎是有所预料,轻轻叹了口气。“确实,那孩子从小时候开始就很野。本来以为如果到了由美那里去的话,多少能改改这毛病的。”

 

“结果如你所见了,”由美长叹一声说,“想想办法啊,伦子。”

 

“嗯。我知道了,之后会回电话给你。”

 

南次郎一个翻身,问道,“怎么啦,又惹祸了?”

 

伦子没有说话。之后也没有说话。南次郎知道,这回可能真的是错在自己身上。越前伦子只要陷入默声状态,那一定就是对于他半年前的错误决定报以无声抗议了。半年前,第一个说让越前龙雅去美国寄住的人,就是南次郎。那时可没想过那么多,首先美国好歹算是那孩子的半个故乡,若是要追求网球方面的专业训练,自然也不在话下。

 

起初伦子不予反对。到了第二天,有人很轻很轻的敲她的房门,她开了门。越前龙马正揉着刚睡醒的眼,开口便道:“龙雅要去美国?”

 

因为对方是母亲,龙马的提问没有采用过重的语气,他希望能从母亲口中得到一个不太离谱而又足以让他认同的理由。

 

“还没决定呢。”

 

可伦子丢下一句话便下楼了,给人的感觉就像直接中断了这件事的后续一样。现实情况也确实如此,自好几个月之前,他便没见到龙雅的身影。过了几天,则是直接传来了确凿消息——那个行踪不明的人,现在正坐在去美国的飞机上悠哉悠哉的看ェロ杂志了。

 

从菜菜子口中得知消息时,他有强烈的被骗的感觉。

 

整件事情连个最简略的过程都没有,哪儿来的后续。

 

懂事之后的龙马一直以来抱有不小好奇。他好奇,那个人,明明就顶着越前家的姓氏,为什么总能够把越前家的照应不管不顾统统抛之脑后。

 

他也质疑过血缘,曾经不明所以的问了父母很多,还被伦子说教了好久。可每每眼前浮起那张与他甚为相似,甚至比他长的更加精致的脸,这种“怀疑亲生与否”的念头总是断然打消。

 

可是,即便不属亲生,他也总算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个被冠予了“龙雅”名号的一个人,并非虚无缥缈的幻影。而这样一个有着身份还有着血亲的人,总像是在为了把自己变成幻影而不懈奔走,去一些你不知他也不知的地方,仿佛尽情享受由人变成幻影的过程一样。

 

——

 

不不。享受过程?

 

不会的,不可能。因为这个人,是连过程都懒得要的。

 

>>> 

 

现在的室外气温大约在37°C上下,没有测量之类的,也不用刻意去测量,反正测不测量,现状都只能是这么一回事,他还必须得提着挎包一步一步走到别墅去。太阳像泄愤一样散播高温,伸手一摸,脖颈后面的皮肤早已布满盐渍。

  

“开门。”

 

本来是想着吼出声,但干渴过甚以致声音嘶哑,结果像是打败仗的可怜士兵等待主上亲自过来开门一样。第二遍,没人理。第三遍,不管有没有人理,他都必须一刻不能耽搁的踹开房门获得冷气了——

 

“呀小不点儿你来啦!”

 

门朝内瞬开,悬空的脚重心消失。

 

这数十公里的地狱徒步,以额头踏踏实实的和台阶相撞作为结局。



tbc.


评论(7)
热度(28)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