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Meander. 02

要出一个本子啦!本篇结局和其他部分收录在里面哦

感兴趣可以点击这个本子预售链接看看 



Act.02

 

“混蛋。”

 

这是他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脚便踩翻了洗脚盆后说的第一句话。

 

津凉津凉的水早就是冷透了,这一盆翻了的水,还把他的脚神经连带小腿刺激了个遍。

 

龙雅正刷着牙,单手叉腰,颈上胡乱的裹了一圈毛巾,身上散发着些微热量,头发旋成鸟窝。大概洗的是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的痛快的澡。

 

“呀~空调就是好啊!”他抽出牙刷,抬手指天,“‘我来到哥哥这里真是太好了’,对吧?”

 

“是啊。”嘴勾冷笑,“人生三大不幸之首。”

 

他走到他面前一把扯下毛巾,顾自走开,五米外所见即为澡堂。

 

>>> 

 

事情发生于某某年的夏天。

 

至于某某年,那是他完全记不清年份的某年,大概是国中的时候。越前龙雅每次的出现,本身就具有一种隔世感,因此搞不清某某年或许是在情理之中。

 

清晨,他醒来,做了一个不能称得上美的梦。本来先看到的应该是天花板一片朦胧的白,可感官却被一股截然不同的温度阻绝了。唇上是温热的,有东西正深入口腔做着奇异的举动。刚醒来的大脑理解不了任何东西,只能抬手下意识的推开阻挡物。

 

那个人顺着他无力的推搡,自动退开,蹲身伏在他的床前,金色长眸眯成缝隙。“早安。”

 

一秒。十秒。十五秒。卡尔宾爬到大腿上来。

 

仿佛声音终于来到耳畔,他愣了愣,用梦呓般的吐词叫出了对方的名字:“龙雅。”

 

窗帘的缝隙透出光束,墨绿色发丝映出柔和的光晕,空气中飘散着在阳光下无处躲藏的杂质。说镜像未免不可,梦幻也不胜妥当。总之,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没有把他当成实物来看的。

 

“你刚才在干什么?”

 

“吻你。”

 

“……什么?”

 

“都说了吻你嘛,接吻。”他伸手拍了拍头发,“你看,初吻总要有点氛围才行,这么宝贵的时间,我可不想白白浪费机会呀。”

 

他撑了撑眼,试图回想刚才名为初吻的过程。

 

“你回来,跟老爸说了吗?”

 

“没。”他摆了摆手,笑道,“不想打扰他俩。再说,我回来也没有义务去报告。”

 

“母亲担心你。”

 

“哈?主要就是怕她才不敢去嘛!”他把衣服递给他,“今天上学?”

 

“今天休息。”他接过,开始脱掉睡衣,碰到他的手时,睡意也开始消退。

 

龙雅抓住了那睡意消退前的最后一秒,指尖微张,擦过他撩起的衣角,直接触碰到胸膛。

 

就那样停在那里。仿佛想要将什么从那里取出一样。

 

“——呐。我说,”空气凝滞,他开口轻声将其打破,“要是没别的事,和我约一天会吧?”

 

……

 

回忆在这里中断。并非受到外力阻隔,而是自行中断的,仿佛在遥远的彼岸被埋在泥土里的记忆。自那以后,它便总是散发着不合时宜的光,时刻宣告着和宝藏同等分量的说辞。

 

他想,那一定是具有意义的,无可厚非。只是暂且找不到思考其意义的出发点罢了。

 

浴缸的水迟迟冷却不下,他的记忆却再也无法连续。现在,他依旧找不到曾孤身一人拼命寻找的出发点。

 

『龙雅,你难道连在意的人都没有吗?不负责任是会有天谴的。』

 

那时,他垂下头,看了一眼伦子身后的龙马,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家门。

 

>>> 

 

“虽然我希望不是那样,”龙雅翻找着抽屉,问道,“老妈让你来的?”

 

“我没有可以来的理由。”他冷声道,“由美阿姨向母亲举报,然后老爸让我过来。”

 

“哈,还是老样子,真是个过分的老爸。”

 

“先出乱子的是你吧?”龙马套上他找来的T恤,心里默默抱怨其大的离谱的型号,没好气的说,“小心联邦调查把你逐出国境。”

 

“唔啊,好可怕。”

 

龙雅跳下椅子,视线瞥过对方。衣衫几乎遮不住肩,锁骨有着出乎预料的好看形状。上次距离他以及他的躯体这么接近,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所以和上次相比,他的锁骨到底有着多大程度好看的变化,也无法去估测了。

 

“小不点。”

 

他伸手,指尖停在空中,似乎犹豫着究竟在哪里落下较为合适。

 

龙马看着他,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这个场景他似曾相识,可对于该做出如何的反应,他却没有半点想法。此类举动的意义本身就很不明确,而现在做出这些举动的,还偏偏是一个常年存在感稀薄的幻影。

 

眼神对准锁骨。可像有些不忍心似的,从下方上移,最后停于唇瓣。因为上午与干燥的空气摩擦过度,边角显现出干裂的的痕迹。看这模样,恐怕他本人的心思都还没在意到这里来。

 

“我想吻你。”

 

话音刚落,指尖便轻轻压在了他的唇边。



tbc.

评论(5)
热度(30)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