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 Meander. 03

**这次在外面,手机发…预知前文就请麻烦移步啦_(´ཀ`」 ∠)_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词贫如我!
双越吉祥!




Act.03



“欸?龙马君也去了美国?” 听着南次郎的解释,菜菜子回过头,“可是,为什么会让龙马君也去呢?他们两人也很久没有见面了吧……”


“嗯,这个说实话我也不懂。不过既然伦子决定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呀。”南次郎掏了掏耳,“但愿别出其他乱子就好啊。”

毕竟久别重逢这件事,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值得欢喜的。

>>>

现在这个空间里,能呼吸的只有两个人,能互动的也只有两个人,所以这两人之间必须要做出适当应对才行,来防止空气的凝滞——按理来说,应该是这样。

可在龙马脑中,似乎不存在这个观念,此刻的他没有思考任何类似于应对方式的东西。

这点,龙雅是能看出来的。

“怎么,”他伸手,揉了揉后颈,阖眼道,“不接吻?”

龙雅收回手指,转而埋入他的发丝,顺着其发的走向,向后梳理。“小不点是有选择空间的嘛。”

“什么选择空间,”他打掉他的手,冷笑道,“我不记得你有说到不做到的时候。”

“……”

“你啊,”他轻笑一声,随之身体下沉,双手撑在了他的身体两侧,“明明过了那么久了,还自认为很了解我吗?”

介时有一两句反驳的话已经想好,但并未说出口。他的温度像逐渐融化的冰块一样沿着唇瓣向周围散去,舌尖轻巧的探入口中,用称不上友好的方式与其交换唾液。虽说是称不上友好,但也没有其他出格的举动。中间他们主动松开了一回,给了双方呼吸的时间,尔后再次相缠,银色丝线拉扯又相交,轻微的水声泛泛作响。

其间,他将他整个人完全压在了身下,床铺自然是龙雅的,有着像是橘子皮里渗出的本应清香却过于浓郁的味道,也许是某种香水也说不定,熏得龙马昏昏沉沉。吻还没有结束。

某个瞬间,他回想起来,这个吻结束之后,肯定要以某种形式将某种东西继续下去。

他不知道这种想法从何而来,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于脑海里的。

『我想吻你。』

龙马猜想,“某种东西”,可能会是他在那一刻产生这个想法的源头。

>>>

不过,他可没忘掉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理由。

本乡由美是母亲的发小。在龙马的印象中,小时候从她那里承蒙过不少的关照。她的母亲是美国人,因此伦子在美国参与网球俱乐部时,也与她打过为数不少的交道。

至于越前龙雅是怎么和由美认识的,这到目前为止还是个谜。越前全家人都不太能懂得龙雅的人际圈是以怎样的一种形式发展起来的。当然,他确实长了一张足够引人注目的脸,可居然能够达到在不知不觉间便与某人特别熟络的程度,真的令人(大多时候是龙马)百思不得其解。

去年,由美在美国参加工作,由南次郎首先提出将龙雅送去美国。家内做出决定的第二天,龙雅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溜了回来,“美国啊?我去我去。”一边答应着一边还在逗猫。

第一天,由美打来电话,说:“他很懂事!真是个优秀的孩子,一点都不让人操心。”

第三十天,电话再度打来。从那天起,每次和伦子的通话都只剩下了牢骚。

“你没和由美阿姨一起住吗?”龙马问。

“唔啊…谁要和那种阿姨一起住啊。”龙雅甩了甩手道,“唠叨起来的时候简直跟老妈一模一样,我可受不了那种。”

“大学呢?”

“……”他抬起的手微微停顿,尔后犹豫一番,“嘛,也不是不想去……出于各种原因不能去而已。”

他口中的“各种原因”,龙马觉得大体还是能猜中几个。咖啡有些烫口,他便拿起长勺搅拌,眉宇上挑,“那,你现在就只是个无业游民吧。”

龙雅听了,噘着嘴啧了几声,一脸你小子太嫩的表情,食指一晃:“错错错,你哥哥我怎么会无业呢。实话告诉你,明天就有业了。”

“干嘛。拍ェロ杂志?”

“啊,可惜~差一点就猜对了。”他做了个刘海前撩的动作,嘿嘿一笑。“没有小不点最期待的ェロ部分,只是普通的网球杂志而已。”

我去。还真的是拍杂志。龙马的咖啡杯一个晃悠。

“你……”他的视线微微下垂,语声也同视线那样不断降低。“还有在打网球吗。”

“有啊。大学里面有个球场,我每天都去。”他眯起眼,双手撑桌,“我可是想过呢,小不点如果来的话,还能带你去看看之类的,那地方啊,还跟以前那片球场有点……”

“别去比较好。”

突然受到阻断,龙雅双眸微撑,“欸?”

“我说,别去比较好。”杯底与玻璃桌面接触,发出有着力道的撞击声,“你根本就不适合那里。”




tbc

评论(6)
热度(19)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