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 Meander.07

要出一个本子啦!本篇结局和其他部分收录在里面哦

感兴趣可以点击这个本子预售链接看看 




Act.07

 

传闻?

 

从她口中听到这个词之后,龙马先是愣了一会儿。

 

传闻。哦,传闻。就是他的桃城前辈经常下课来找他说的那些,关于他中意的某个女孩与某个他深恶痛绝的男孩交往,或者校花最近又喜欢上了别校的某某花花公子之类的话题。

 

就是那时,“传闻”几乎听的他耳朵起茧。而起茧的效果,就只是让他明白了“传闻”一般都不是指的什么好事而已。

 

由此,他把越前龙雅和传闻联系在了一起。这样的联系有着一定程度的理所当然,可他既觉得在情理之中,又感到在意料之外。龙马觉得他爱惹事,但肯定不会卷入太大的麻烦事中去。就算要从那些麻烦里摆脱出来,对他而言也应该是轻而易举才对。

 

那份意料之外的心情驱使着他的求知欲。

 

青叶似乎有些后悔提起了话题,没有继续说下去。龙马侧过身道:“请问……那个,是什么传闻?”

 

“欸……欸?”

 

没有生气,但却有了几分认真,表明现在对方想听到最为简洁的事实。青叶眨了眨眼,有些畏缩的埋下了头,“就是……嗯,听说你哥哥,不……越前君他,”

 

“用很下流的方法,向甩了他的女朋友骗钱,正在被追的到处跑哦。”

 

>>> 

 

『用很下流的方法,向甩了他的女朋友骗钱,正在被追的到处跑哦。』

 

哦。这样啊。

 

他想。果然,那家伙就是那家伙。这种事情都惹得出来。活该吧。

 

就是吧。他活该啊……

 

现在,那个“他”,走在旁边,还在满面笑容的谈论着刚才与凯宾比赛的事。

 

那笑容在他眼里似乎渐渐染上了其他颜色,像被冲洗的颜料盘一样扭成了一团。笑声像损坏的录音机,频率里夹杂了刺耳的噪音。

 

身体,发、脸,话语,存在。“他”,似乎变成了一种他所未知的东西。心脏并未有着预想中的撕裂痛感,反之却像被生锈的长钉在心脏表面留下了划痕。俨然不至于崩坏,却仿佛与崩坏本身只有一线之隔。

 

这种不上不下的痛楚,烦躁的几乎令人发疯。

 

我应该开口问他才对。可我凭什么开口问他呢。

 

为了缓解这份烦躁。

 

开玩笑吧。为了这份不明所以的烦躁,就必须要让他回归到原来的印象不可吗?

 

本来……

 

“他”如何如何,就是与我无关的。

 

>>> 

 

除非我们之间有所联系。

 

>>> 

 

“你小子,怎么不接我电话?”

 

南次郎懒洋洋的声音透过电话听筒像过滤了一样,本来意识就不够清醒,还非得努力去听清楚那个人在说些什么。

 

“老爸。我们有时间差。”

 

“这算理由吗?我开始可是算准了时间打过来的,你又不接,”他似乎翻了个身,那头随即传来了菜菜子和母亲类似晨间的对话,“怎么样,和你那个傻哥哥汇合了没?”

 

“一个星期没汇合的话,还能这样讲电话吗。”

 

“好好回答一句‘汇合了,现在很好’要死啊,臭小子。”南次郎啧了一声,“等过一段时间,你得带着他去找本乡,别让龙雅继续添麻烦了,懂了没?”

 

“……干嘛把我说得跟保姆一样。”他稍微离开听筒,确认龙雅不在附近,便又凑近道,“麻烦死了,我不想管。”

 

“哈?!”对面的老头子声音提高了八分,“别啊,好好照办!要是再出事,伦子她会骂得我体无完肤的。”

 

母亲骂你干我何事。本来就是连本人同意都没得到就送我过来,还要去当管事的?你当我哪家房产的没用中介啊。

 

“老爸。那个人,之前可是为了通水直接把水管给拔起来了。”

 

“……当真?”

 

“当真。”

 

最后商讨的结果是,南次郎希望他小儿子尽力而为就好。尽力而已。老实说,在南次郎的印象里,龙雅虽然不是乖宝宝,但至少算是个‘能凭自己的本事活的好好的’之类的形象。光是从龙马的描述里想象一下直接把水管拔出来搞得满屋子臭气的光景,南次郎就替龙马还要感到后背发凉。

 

也不知道这个拔水管男人的家里有没有一本像样的电话薄,或者一张纸片。一周的观察下来,他大概了解了这个房子里哪些地方是空的,哪些地方是容不下身的,哪些地方属于高危地带。说不定这个人,会把电话薄撕成纸片放在内衣裤的抽屉里。

 

傻啊……

 

怎么可能会有。

 

龙雅的房间十分风轻云淡,比想象中来的(第一次进来根本没认真看过)。一周以来他没有主动进过他的房间,一是怕污染眼睛,二是怕进去了之后会出不来。为了一张电话纸条,他得从头到尾把他的房间摸索一遍。

 

身边就是床铺。几天以前,他便被压在这上面和他接了吻。

 

『还是不要自认为了解我比较好。』

 

嘁。

 

手上的动作有了烦躁生成的力度,猛地拉开某个抽屉之后,里面出现一块方形的便签,表面便是本乡由美的名字。他愣了愣,伸手拿起,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松了口气。还好,得知这个人还是有一丢丢的整理习惯,足以抵消掉一半的火气了。

 

“本乡由美……”

 

翻开手机,他准备将字符输入键盘,撕下贴纸。

 

“……欸?”

 

另一串英文在下面出现,附加一串数字。俨然他所不知道的某人。



tbc.

评论(4)
热度(22)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