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 Meander.11

要出一个本子啦!本篇结局和其他部分收录在里面哦

感兴趣可以点击这个本子预售链接看看 




Act.11

 

有第三者敲门。龙雅以为是隔壁的人来抱怨他家排水沟的臭气,于是让龙马去开门。

 

凯宾进门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龙雅。

 

“他干嘛啊。”凯宾感到莫名其妙。

 

“不敢开门。”直截了当的说明。他打开鞋柜,提出一双闲置的凉拖。

 

“什么不敢开门,这是他家吧?”少年挠了挠后脑,“而且,还远的离谱。”

 

“欢迎光临——凯宾君。”龙雅畏畏缩缩的起了身,“呃,我们家的地址难道泄露了?”

 

凯宾眨了眨眼,指向龙马。

 

龙马别开脸。他顺着视线望向龙马。

 

“哇……小不点。你咋能随随便便把住址给外人。”

 

语尾微妙的下沉。知道他的情绪稍微有了起伏,但龙马并没有把那当成一回事。确实是他把地址发给了第三个人,那又如何。反正这又没有什么规定,也不是谁的特权。

 

“你啊。没有朋友就算了,难道还不允许别人交朋友?”

 

这几天,他仿佛从嘴中吐露钉刺,而且只针对龙雅一人。

 

当发觉一切都变得模糊不可窥探之后,龙马几乎立刻就做出了决定。那便是用尽手段去刺探他的底线——若已不存在其他有效手段(无法思考,想要将现状随意的延续下去),那么不如干脆利落一些。他将瞄准裂隙,用语言或者其他的东西,朝那裂隙狠狠刺去。

 

“请自重。”

 

第二针。

 

这是两处裂隙。一处是“孤独”,一处是“在旁人的面前”。

 

看看你能厚着脸皮到哪种程度。

 

>>> 

 

“只有咖啡。”他双手放下杯碟,侧身在凯宾对面的沙发角坐下。

 

“啊……还真是穷的只喝咖啡啊。”少年从坐姿换成躺姿,网球袋滑落在地上,伸出的手悬在空中。视线移向龙马。“也算是个怪人了吧。”

 

“怪人……”龙马无意的重复着他的话,“他不怪。”

 

“不怪?”

 

“他只是有种只想着自己的习惯而已。或者说……他以只想着自己为目标。”

 

后颈贴上沙发没有温度的皮套,津凉感微刺皮肤,碎发扎的耳畔发痒。

 

“你这还真是奇怪的描述。”

 

不明所以那是肯定的,但凯宾也不觉得他有在随随便便为了敷衍而措辞。只是这些话听起来似乎缺少了类似内核一样确切的东西,因而感到了他惴惴不安跳动着的心脏。大约这一周之内,绝对发生过了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他。

 

说他像猫,可猫是天性自由,绝对没有猫会为了追求自由而做什么努力。”

 

“唔……”凯宾换了个姿势,脸面对着沙发内侧。“如果是这样,那你哥哥的目标,还真是远大啊。各种意义上。”

                                                       

……远大的。

 

「要去找巨大的梦想。」

 

那还是他随手拿起橘子连着皮一口咬下的时候。说起来,自从到了这边后,几乎没有看见过橘子的痕迹。仅有的也只是房间里人造的香味。橘子总是象征性的伴随越前龙雅,现在却象征性的消失无踪。或许,橘子的消失的同时,也造成了某种无法挽回的缺陷。

 

缺陷……?

 

“我觉得,你还是在意他。”

 

凯宾的声音宛如小小的刀刃,冷不丁的刺破空气而来,刚好停滞在耳边。

 

“在——”

 

“别误会,不是那个意思。”他道,“是人都看得出来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你看起来耿耿于怀,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然后故意表现出很恶劣的样子。”

 

“……”说中。

 

“嘛,你这种表情,我在青叶脸上已经见过好几回了。”他双眸微睁,定定的将视线投往龙马的鼻梁处,几经犹豫,声线含糊的问道,“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你哥哥吧。”

 

——


无话可说。


>>> 

 

这是他第二次从外人口里听见“喜欢”这个描述关系的词汇。

 

如果,当时他没有急着让凯宾快点离开,如果当时头脑还够冷静,龙雅不是在二楼而是彻底的在门外,他可能就会留下凯宾,问他这个关系的词汇,到底是从哪里得出来的。

 

为什么自己就始终找不出将他们两人的关系归纳成这个词汇的理由。

 

“走啦。好快啊。”龙雅的声音从楼梯上方传来,像是绕了远路一般听不清语调。“都说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有。”他也一样回以语调平平的答复,不知是否也是那样模糊的传达了过去。

 

“嗯……不过好可惜啊。没有把小青叶带过来呢。”脚步踩着阶梯,木质的材料发出轻微的吱呀声,像是用什么不和谐的东西硬生生的搅拌着空气。“那女孩挺可爱的嘛。”

 

“……你喜欢她?”

 

“嗯?哈哈,怎么会,”龙雅摇手一笑,“我哪儿敢嘛。凯宾君可不是省油的灯,而且可爱也只限脸而已。”

 

刘海挡住眼眸,看不见表情。距离太远。连气氛如何都传达不到,更别说什么内心的想法。

 

“龙雅。有喜欢的人吗?”

 

不可思议的瞬间。一说出口,内心仿佛被交缠的绳索死死绞紧,语尾的颤抖明显标志着过剩的紧张,真不敢想象如果再靠近一点,说出口的词句会变成什么异样物体。

 

“有。”

 

有。

 

单纯的回应,不带任何扭曲的修饰。和他刚才说出口的话根本就不存在于一个次元。

 

细长的金眸凝视着少年身体周围的某处空间,“我有哦。喜欢的人。”

 

——

 

“是啊……也是。”终于,碎散的刘海下抬起的双眼眯成细缝,那是不知从内心的哪处深渊里横冲而出的笑意。

 

毕竟你有你的自由嘛。

 

一时,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伴随着话语的下落,而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响。




tbc.

评论(1)
热度(15)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