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 沉默是金. (3)

“喂?在干嘛呢?”

 

“泡澡。”

 

原来这小子泡澡要带上手机啊。龙雅笑了笑。思考一阵,道:“我和初ちゃん见面了。”

 

“知道。”对方带有回音的声音平静地流出话筒。“她发信息给我了。”

 

“……”他伸手进脑后的头发里揉了揉,“原来你们还联系着啊。”

 

“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没什么啦,”他道,“呐,我问你啊小不点。你心里实际上是怎么看初ちゃん的?”

 

本来该问的是“你为什么就那样同意分手了”,可他们两人又完全不是那种能随意说话的距离,只能想办法稍稍换个方式。再说龙雅可不想一句问题就把他的嘴给塞住了,要尽可能的请他弟弟多说一些心里话来才行。啊……不是心里话也罢,总之多说一些话就好了。再说小不点也不怎么愿意撒谎(不是不会)。所以这样就足够了。

 

“小初?”他冒出一个反问句,然后说:“她是个好人。”

 

龙雅愣住一下,而后无声的叹了口气。语气甚至有点像催促孩子出门上学的家长,“所以就是让你说说,哪里好?”

 

这样的回答看来,应该没错了。龙雅一边想着,一边暗自确认了自己之前对他情感现状的大概估计。

 

“嗯,她很守时。”龙马说,“还很会听人说话。”

 

龙雅听了对着脑门一拍,突然就急了起来。啊……不行,这样完全不行。还是得直接问才对。“那,你是怎么同意和她分手的?”

 

“因为她想那么做啊。”

 

“不……我是说小不点你。”他皱起眉。

 

 “我?因为她想那么做,我就同意了。”

 

“我问的是的理由欸!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搞砸了。

 

似乎是因为龙雅的声音突然抬到了久违的高度,让僵化空气一时间腾不出位置来挤进哪怕一句话。也不知道这个状态在双方的听筒之间持续了多久,浴缸里的水声让话语有了一丝传达的裂缝,由龙马开口把对话从沉默中捡了回来。“……为什么生气?”

 

“抱歉。”这次挽救对话的不是自己,但出于条件反射也立刻给出了回应。“我刚才有点着急了。”

 

“为什么?”

 

龙雅苦笑道:“跟你说不清的。”

 

“那,要见一面吗?”来了一个毫无根据的提议。

 

“……啥?”

 

“隔着电话说不清的话,见面不就好了。”

 

龙马的口气在龙雅听起来有点像想当然,但他好像对这个决定意外的认真。他继续说道,“不过我现在也还抽不出身,下周这里会有场公开赛,得等比赛结束了才行。”

 

“喂小不点你等下……”

 

“那我先睡了,明天有集体训练。”

 

“喂!”

 

挂断了,干脆利落的挂断,估计就和他拒绝川本初时候的反应速度一模一样。看来他只是把自己的怒气当成某种不可理解的莫名其妙的情绪,与他分毫无关。在越前龙马所认为两人的关系里,不存在必须相互顾忌、相互倾听对方说话的对等关系。

 

越前龙雅认为他不懂什么叫“来自半生不熟的人”所表露的关心。估计他能够理解并给出回应的,只有来自和他一起打网球的长期同伴的关心。在情感上想要得到他的回馈,必须有长期的时间和共同进行网球作为媒介。川本初少了后者,自己则两项都没有。龙雅从最开始就明白这点了,只是通过这次对话更加确认了而已。

 

不过也许是今晚才有的好运,小不点似乎并不厌恶“半生不熟”。他对半生不熟的人也抱有相应程度的积极心态,愿意与人熟络起来。至于是不是因为自己是特别的……还是少抱有期待为好。

 

自己这种惯性的以为什么事都能有办法的思考模式在越前龙马身上很可能是完全不奏效的。这是亲自体会过之后得出的结论。

 

>>> 

 

这天是个让龙马觉得过于安静的日子。龙马再次注意到自己周围平时是围了有多少人。在青学的群体里,他属于绝对性的话少的那一方。有桃城搭话时可能会说的多一些。但这样三年下来,几乎养成不主动开口的习惯,这样突然变成两人独处时,沉默就基本上早已有预兆般从天而降了。

 

游乐场。

 

“我好像一次都没来过欸。”龙雅抬手挡住阳光说。

 

“是吗,”龙马将帽檐下拉,他走在后面,和前面的人保持距离。“那还真是意外呢。”

 

青学的校服昨天已经被他整齐的收好送进衣柜。反之将夏天的t恤从衣柜深处一股脑掏了出来——而且因为有好几年没有整理的缘故,衣物的量居然比预想中多了许多。早上起来,是龙雅把这套衣服挑好放在他床边的,“白色衬衫和黑色七分裤”,穿着这套仿佛上世纪学生的制服站在镜子前,龙雅从背后环抱住他,凑在他耳边说:超级适合你哦。小不点。

 

“呐,我说,”他开口,前面的人停住脚步。可能是怕游乐设施发出的噪音会掩盖他的声音,他走到他身边来,说:“这个,好像约会欸。”

 

龙雅勾起一抹识趣的笑回答道:“噗。你反应也太慢了吧,这就是约会啊。”

 

龙马一脸困惑的跟着他进了摩天轮。那一瞬间他突然想起了很多电视剧里反反复复都演过的情节,关于男女主角如何从相爱相杀变成两情相悦的各种历程。并且最终都会归结到摩天轮内的一个慢镜头里来,以城市交相辉映的灯光作为衬托,双方紧紧相拥给万千观众献上看似无憾的长情之吻。然后故事到此结束。

 

事实上,等意识到时,越前龙雅已经在这么做了。只是日光还明亮无比,四周还有风撞击玻璃板发出的杂音,最为不同的,就是情感交流一切全无,连因紧张而增幅的心跳声都听不见。并且故事远远没有到此结束。

 

吻结束了,是一个完整的吻,他自认为已经让龙雅吻到了满意为止。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道:“怎么样,和我交往吗?”

 

“……为什么?”

 

“因为喜欢你呀。”

 

“可我不是。”

 

可我不是。

 

“那……刚刚,”龙雅感觉内心瞬间被什么东西给卷走了,一片空白。他机械性的把对话继续下去,一边干笑道。“怎么不把我推开?”

 

沉默快把他所剩无几的理智给吸空了。


“因为你想那么做啊。”他说。





TBC






评论(6)
热度(26)
  1. 欧阳娜娜渝南不是北 转载了此文字
  2. 好多年渝南不是北 转载了此文字
  3. 越前凌雪渝南不是北 转载了此文字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