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 Meander.14

要出一个本子啦!本篇结局和其他部分收录在里面哦

感兴趣可以点击这个本子预售链接看看 




Act 14.

 

后来,他说想要再躺一会儿,晚饭可能就这样拜托由美,让龙马随便去哪里都可以。龙马一刻也不想多待的踏上回程,中途遇见外出回来的由美,简单的道了别,尔后去往临近这里的网球场。偌大的老旧的球场,空空然没有人迹,唯有凯宾·史密斯正在那里进行单人练习。

 

“说实在的——难以置信。”

 

凯宾说话一向很直,这个只要与他有所交往的人都能明白。凯宾从大体意义上来说算是个强劲的对手,而按照日常性的思维来讲,他是不可多得的友人。说话较直,但却不是直的令人心生厌恶。是真的不可多得。而此时的龙马因为他的话少有的产生了一丝失落感。

 

失落感。他想,若是换做他人,比如说自己的母亲,大概会当即掐住自己的脖子。

 

“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凯宾撕开冰棍的包装,仍向一旁的蓝色铁箱,轻笑一声,“回想一下的话,你哥哥的态度要比你明显很多嘛。”

 

“……”他一动不动,“我不觉得。”

 

“当事人觉得才有鬼啦。”他抬手一挥,“更何况是你。”

 

一段沉默。

 

无话可说。虽然现在两人并非是谁约了谁,但是龙马带头往草地上坐下来并自顾自开启了芬达。搞得如果此时不挨着他一起坐下,就跟对不起谁似的那样的气氛。凯宾趁着冰棍还在制冷只能就地食用。

 

直到冰棍的一角开始融化。

 

“是说,你要找青叶?”

 

“嗯。”龙马略略仰高了头,“想从她那里打听一些事。”

 

“……”凯宾捂住下脸,阖眼一阵,尔后开口:“话先说在前面。如果是更进一步问你哥哥的事,劝你还是别那么做。”

 

他侧过视线,“会给她添麻烦?”

 

“和那差不多。”凯宾道,“你知道那家伙之前为什么躲着龙雅吗?”

 

是说初次见面那时的事。“他那时显得像个色老头吧。”

 

“嘁,哈哈。要真是那样才好了。”他笑出声,转而笑容开始发冷,“你有没有,从你哥哥那里听说过,”

 

“‘RUIZA’这个名字?”

 

>>> 

 

“大学,你准备多久回去?”

 

由美带着不加隐晦的语气直视他的额顶。转念,又似乎觉得直白的问话收不到什么好的效果,于是改口道,“我……气的有点着急了,还向你妈妈抱怨,结果牵扯到龙马君,真是抱歉。”

 

“不不,这个完全没事。”龙雅摆了摆手,做出毫不在意的表情,“而且还是我不好。虽然由美阿姨有点啰嗦,不过还是有照顾我,该道歉的是我嘛。”

 

对方望着他一脸的痞笑也不知怎么回应,只能长叹,“你啊……”

 

像是不出所料一样,下一秒表情便从他的脸上全部失却。由美看在眼里。

 

“……”

 

她略微联想到了之前的越前龙马,思考一番,到了他的对座去,挺身坐下。

 

“虽然才说我啰嗦,但还是要说一句,希望你听听,龙雅,”由美顿了顿,微微清了喉嗓,道:“有着目标以及为了达到其目标而贯彻的生活方式,固然没错的。但这也不意味着,他人的踏入必将成为干扰。相信自己是一种了不起能力,可相信自己的同时也能接纳他人的信任,如此和某人并肩行走,也并不如——你想象中那样的糟糕。”

 

龙雅垂下眼,金眸停在地板上的米白色瓷砖,冰冷的反光嵌进眼中。

 

“漂亮话是谁都会说啊,小由美。实际上做起来,自己心里根本就没有底。”

 

更何况。

 

“我可是从很多年前——就一直喜欢着我弟弟了。”

 

>>> 

 

“RUIZA”。

 

——是之前出现在本乡由美名字下方的那串陌生号码的主人。

 

说起来,这串号码是唯一一个除了本乡由美以外他所记下的号码。也就是说他平时生活中的联络人就只有这两人。

 

这之前他虽然产生过疑惑,可从没想过把传闻的事和这个陌生的名字联系起来。“我有印象,但没有听他提到过。”

 

“那个人,直白点说,”凯宾吞下冰棍的最后一块,“就是那家伙的前女友。”

 

“听青叶说的,大概就是——那个女人某天被龙雅单方面甩掉了。怀疑他喜欢上了其他女人,于是在整个大学内找其他女生的麻烦,青叶就是其中之一。貌似家里背景挺大,暗中调查或者其他什么方式基本不费吹灰之力。”

 

问道被那个人做了什么。凯宾的脸几乎黑了下去,咬牙道:“先来就是那种很老套的恐吓信,接着追着青叶干了一周的欺凌活动。说真的有够过分。要不是仗着她那种身份,真想给她颜色看。”

 

“……你们,”龙马偏着头,“很恩爱啊。”

 

“哈?”

 

“两个人……无视所有过去。无条件的喜欢之类的。”

 

他喃喃道。转而接上另外的话题,“之后呢。”

 

“……”凯宾挠了挠后脑,“之后就是那样了。对青叶做完之后,改变目标再继续,可能现在学校里也有被盯上的女生。”

 

“可是,”他直接转过了身,正面朝向凯宾,帽檐下投出毫无躲藏的视线,“这与龙雅无关吧。反正也可能只是那个女人编的谎言。”

 

“但交往这件事是真的。”

 

“……而且,”他皱起眉心,“就算是真的,为什么龙雅没有再去找她,坦白的说出来没有喜欢别人,不就会省去其他麻烦吗?”

 

“你傻啊。”

 

“?”

 

>>> 

 

“我记得,你来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件事情已经发生的时候。那时候如果你不来,龙雅应该是会立马回大学,想办法解决掉,而且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

 

可是你来了。几乎完全分散了他的注意力。凭他那种性子,是瞬间就把其他事情抛到脑后去,只想关注你吧。他注意到了那个女人正在做过分的事,并且开始担心——

 

你也有可能受到伤害,这件事。因为那家伙真心喜欢的人是你。”




tbc.


*倒是给我去当面告白啊这两个傻儿


评论(3)
热度(17)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