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 Meander.15

要出一个本子啦!本篇结局和其他部分收录在里面哦

感兴趣可以点击这个本子预售链接看看 




Act.15


 

『龙雅,你难道连在意的人都没有吗?不负责任是会有天谴的。』

 

他记得,伦子这么说时,眼里毫无笑意。

 

>>> 

 

还记起了他说出有喜欢的人时,不知望向何处的焦点微弱的视线。

 

『我有哦。喜欢的人。』

 

那时,龙马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什么。现在他倒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焦点游离之间,那时的所思瞬间如同闸口开放一般苏醒,螺旋状的重新浮现出来。

 

——原来,你也会喜欢某个人。

 

有释然感,更多的是惊讶,再来就是——接受如此事实之后油然升起的疑惑,以及焦躁不安,宛如比赛终盘对手突然使出压轴的必杀时束手无策的焦躁感。

 

什么时候?

 

是谁?

 

尔后他想,龙雅口中所说的,说不定只是他追求自由的途中所遇见过的某人,抑或是即将到来的旅途中即将遇见的某人。那一定是位不会违背他的自尊和信念的人,一定是位让他的旅途走的更为顺畅的某人。

 

    于是自己成为了“某人”。

 

『除了那个所谓自尊,和小不点你以外,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那么,你还想要什么?

 

>>> 

 

有人力道很重的敲门,将他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拉回房内。

 

门口站着邮递模样的男人,一身不太新的工作服,左胸口上贴着眼熟的标识。对方站在门口保持沉默,他也未开口,维持数十秒,定定的看着那个标志。之前在哪里好像……

 

“是越前先生吧?”那个人开口,没有语调起伏,声音干涩且似乎不怀好意。

 

应该是指的龙雅。龙马点了点头。

 

他片刻沉默,像在扫描着说话对象的数据一般。转而换成了日本语,清晰的点出了他的名字:“是越前龙马君吧。”

 

龙马肩膀微颤,脚步下意识向后退去,“?”

 

“我为您送来您哥哥的杂志样本。”说着,从身后拿出书样的东西递过。没有起伏的声线持续着,可其掺杂的寒意似乎在增幅,“您……同您的哥哥一起来访过吧。”

 

这么说的间隙,大概几周之前的记忆逐渐浮出。有过这么一回事。一瞬间划过脑海的画面,甚至包括了那个狭小昏暗的地方所进行的那个不清不楚的吻。

 

真的只是突然之间所想到的。

 

从那个时候,大概就对他——

 

“如果您有兴趣的话,可以跟我走一趟吗?”那人说道,嘴角弯起类似冷笑的弧度,“我们那边似乎有人对您非常中意。”

 

>>> 

 

晚饭之后不再多做停留。龙雅说,还会联系过来,让她放心。就算是这么说,也不代表本乡由美就能真的放下心来。踏出门前,她说:“试着去做吧。”

 

试着去做。龙雅随意的回应了一句,道了谢离开:试着去做。为某人做,试着怎么做?又要做些什么。

 

这一句话带来了从出生到现在为止,从未认真想过的一系列问题。他清晰的明白,这些问题全部处于他从未涉足过可当下必须去涉足的地带,否则事情永远不会靠近尾声,更不会有完结。

 

路灯向下挥散着不伦不类的光线,晚间的海风带有潮湿的余温,沉甸甸的扑往脸侧,扑往浑身上下的骨节,一瞬间以为身体驻了霉类的东西而特别不自在。旋即,从心底里盘起了不良预感。

 

手机屏幕上出现陌生号码。不。应该是未设定号码。

 

龙雅还清楚的记得这个号码的主人。

 

“喂?啊咧?RYOGA!”

 

劈头传来三句高声呼喊,刺的人耳膜阵痛,“……很开心你能接我的电话,RYOGA。”

 

女子一腔拗口的日语,浓重的鼻音,外带奇妙的抑扬顿挫。第一次和她通话时大概就能够凭着一口声音来认定主人的样貌:浓妆艳抹、露骨衣着。内在有着和外在完全相称程度的虚伪之心。实际见面之后也确实如此。

 

大学里基本没人能够对其高声呵斥,想做什么也基本无人阻止。隔着一排座椅,背后随时袭来浓到引人作呕的香水气味。

 

这次她的声音似乎外带某种病态。是见对方毫无反应,她便继续道:“呐。我们好久不见面了。其他女生我也差不多玩腻了。”

 

“……这样啊。”龙雅几乎没有用上语调一类能反应情绪起伏的东西说出字眼,发出干涩的笑声,“你又想搞什么名堂?”

 

“我听说,你没去大学了嘛。”她似乎一边拨弄头发一边慢条斯理的拗着奇异的腔调,“有新的女朋友?还得在家天天照顾对吧。真的好辛苦呢。”

 

“呐。”她压低了声音,低声匿笑。“我帮你把他接出来了。这样,RYOGA就不必再有麻烦了吧?我们再见一面吧,你会回心转意的。”

 

明显的带着如刺针般锋利的措辞。龙雅几乎不为所动,但也并没有将她的话全然当为玩笑。他微微停顿,随后特意的用着缓和的语气,像是在迁就撒娇的孩童一般轻声道:“我说。你准备怎么处置我们家的那只猫?用打的?还是骂的?”

 

“猫?”

 

“对啊。”龙雅仰起头,目视正上方飘浮的黑色薄云,“连我都没法应付的,我们家的猫啊。你要怎么办呢?”

 

“……RYOGA?你在说什——”

 

“呐。如果要对付我们家的猫,”

 

拿开听筒,他将嘴唇贴近屏幕,从喉颈深处挤出字眼,一字一顿道:“在我过去收拾你之前,还得请你好好坚持住。别先被抓伤了。”



tbc.




*哥哥立了大招flag

我还在想要怎么撑着这个flag【】

评论(4)
热度(20)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