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 Meander.16

要出一个本子啦!本篇结局收录在里面哦

感兴趣可以点击这个本子预售链接看看 




Act.16

 

龙马抿紧了嘴唇,一声不响等待通话结束。

 

“不用担心,你哥哥会好好把你救出去的。”RUIZA用手按住胸膛,做出看起来饶有自信的表情。“他一向是个守信的男人。”

 

“噗。”

他肩膀一颤,发出轻笑。并且丝毫没有要隐藏那笑声的意思。

 

“有什么可笑?”

 

越前龙雅最后的话让她不解。她可从未见过得知自己的弟弟被绑架之后还能说出那种台词的人。而且正因对方是龙雅,不由更加费神的去在意。

 

他的秉性我可是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她的唇边抹出笑意,开始玩弄发尾。

 

比任何人。

 

直到叫做越前龙马的人出现,这个和他的名字仅有一字只差,单凭兄弟这样老土而单调的关系就直接跨越了自己和他所有的距离。和越前龙马相比,简直像是磁力有着决定性差异的两块磁铁。而决定性的差异无论做什么都是无法弥补的。

 

龙马仰起头。视线刺破黑暗的屏障几乎逼到身前。她停下动作,寒意顺着背脊上蹿,回想决定性差异的兴致一类的东西刹那间烟消云散。

 

“守信的男人。”他发出类似冷笑的声音,重复了她的描述。“真是糟糕的眼光呢。呐,你难道一直抱着这种期待,追着他跑吗?”

 

“哈?”

 

“你的期待永远只能是期待。”

 

语声听起来不想是对着她所说,反而更像是对着自己。可那其中却有着如枯木傲然立于寒风般的毅然。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无法理解这个少年的所思所想。还得请你好好坚持住。别先被抓伤了。此刻龙雅的话语如同被放大之后悬在空中的鲜红旗帜——昭示着“正如他所说”即将到来的事实。

 

黑暗中的空气近乎紧缩。她恍然从牙缝中挤出字眼,像从空气中争夺氧气一般大口喘气,“你懂……你懂什么呀?……最了解他的人可是我哦。龙雅爱的只有我一个人。我——”

 

“笑死人了。”

 

——

 

“你以为,我从小到大,对那个人心怀期待了多少次?

 

等了那个人多少次?”

 

挽留过他多少次?”

 

 

明明只是个自我中心、自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白痴,即便如此也想让他回来。为此什么事情全都不敢脱离那个人的影子半步。——像你这种一味投以期待、祈求回报的人,觉得自己很了解他吗?”

 

——拼劲全力追在一个人、追在自己哥哥身后是什么样的感觉,你根本就不懂。”

 

>>> 

 

拨通凯宾的电话,龙雅张口报出西原青叶的名字,“拜托了,我得知道RUIZA的住处。”

 

“地址的话我有。她给过我,不用麻烦她了。”凯宾眉宇微蹙,眼神瞥向话筒内侧,“你在赶路?”

 

龙雅深呼吸,鼓起腮帮吐了口气,“是啊~算是吧。不过果然是我,也猜不到那个混蛋现在窝在那里。住址简直是个谜,妖精似的。”

 

“青叶那边的朋友一直设法报警,所以专门有人调查地址。”凯宾道,“你怎么会现在找那家伙?现在有人跟你一路吗?”

 

“恰好相反吧。”龙雅抹了抹鼻梁,内心不安的躁动不易察觉的混进语尾,“她好像把小不点儿给弄走了,借之前某家杂志社的人脉。”

 

对方闻言,一声毫不留情的啧嘴,就算是凯宾·史密斯也几乎到了必须朝他生气的地步了,“我说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

 

龙雅没出声。

 

凯宾叹了口气,“总之等一下,我现在就给你。”

 

龙雅随便应付了声什么,他没听清。

 

他略微想了想,道:“如果你要选择去,就最好给我把事情了结彻底。可不光是我这么想。说到底,这件事的源头本来就有你的参与,某种角度来看非你解决不可。还有,你怎么样我都无所谓,可是必须带龙马回来。明白?”

 

对面久久不出声,可通话没有挂断。感觉上的长时间沉默被他不痛不痒的回应中断:“稀奇,好像第一次见你发火。”

 

“……我就直说了吧。”他道,“让龙马不安成那样,你真的混蛋透顶了。”

 

电话挂断。一分钟内传来了一份简讯,上面是完全不曾知道的某处地址。

 

>>> 

 

“混蛋”……从女性的口中时常能听到的词。可由男性恶狠狠地说出口听到,还真是第一次。凯宾·史密斯因为越前龙马被抓走的缘故而称他为混蛋。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不是不能理解,龙雅完全明白自己得以成为混蛋的理由。

 

你作为哥哥——对非亲生弟弟抱有那种感情,居然还能让弟弟在不知何时落入不知名的危险地段……若是母亲知道,必定首先掐住自己的脖子再说。龙雅兀自苦笑道。

 

脚步不由加快,焦躁悄声无息从脚趾尖窜上了大脑。渐渐他感到了身体发热——头一回,头一回因为急切的追求着什么而浑身发热。追求着什么。

 

追求着什么?

 

『我才没有要摆脱你。我喜欢你。』

 

他的脸及话语如同电影中特写镜头的回放,一段又一段不停歇的重复,似乎逐渐构筑起了他脚下有别于单纯通向自由的另一条道路。

 

自然,我追求自由。

 

可……如果那真的是没有你存在的自由,还是不再去追求为好,我想。即使是猫,濒临绝境时也希望曾经与它最为要好的同伴守在身旁。猫的自尊心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坚强——虽然不愿承认,可事实即是如此。

 

忽的,他想起了那夜的雨。那夜的雨和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产生了共鸣,那本是已经成为了记忆里破碎的残片,却在当下依靠着奇异的引力重新复原——

 

『总有一天,我会得到彻底的自由。得到与你永远相随的资格,然后——回到你的身边来的。』

 

>>> 

 

是啊。

 

我要的是纯粹的自由,不留任何遗憾的自由。有你的自由,才是彻头彻尾的自由

 

何时忘记了这点呢?






tbc.

评论(2)
热度(25)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