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Free】 片思い。

*桐嶋郁弥—>七濑遥。

郁弥视角。

*怨念预警。




橘真琴说七濑遥最喜欢吃青花鱼。

所以决定只身拜访的那天,他早早的起了床,前往离家最近的鱼市买最新鲜的青花鱼。换做以前可从来不会想到混进那种人来人往的嘈杂市场。他攥着母亲给的硬币东看西走,光是认路就花了半个小时。


>>>


橘真琴说七濑遥喜欢在早晨起床就换上泳裤,跑进浴缸一头闷在水里。

于是他试着在自己能够清醒的时间点起了床,换上泳裤,一头闷在水里。可实际上闭气不是他的长处。呛了水,探出头来大口换气,感到眼角渗出温热的东西。他以为那就是闭气失败造成的生理反应而已,和一瞬间内心涌上来堵住喉咙一般的酸涩没有任何联系。

当然,他认为自己感到了难过。可那并不值得流泪。

>>>

橘真琴说七濑遥看起来内向,实际上并不讨厌与人友好相处。

他最开始可不相信这点,怎么看七濑遥都长着一副不苟言笑的脸。直到某次课间,七濑遥在橘真琴面前露出笑容。而他坐在后排,看着那笑容慢慢地出现、迅速地消失,而后想到:原来你也会笑啊。于是接下来的整堂课里,他怀着难以平复的心情注视着七濑遥有着好看曲线的背脊骨,试图揣摩出那个人笑时的心境。

后来他观察他的笑。

后来他观察为什么橘真琴能让他露出笑容。

>>>

“呜啊郁弥,你的便当是怎么回事!”旭一下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这个分量能吃饱才怪!我分点给你——”

“不用了。”他挪开便当,“父母要外出两天,所以只是用速食将就一下而已。”

话音刚落,七濑遥的筷子便将鱼肉块递入碗里,“多吃点比较好,这样会饿的。”

橘真琴看了看七濑遥,说:“小遥说的对。今天还有部团训练,千万别饿着了哦。”

“不要加‘小’……”

“哈哈哈,遥害羞了!”

“我没有,别乱说。”

“遥。”

他放下筷子,身子后退。远离他送来的食物。

三人转过头来看着他,而他只看向了七濑遥。他说:遥,你对谁都是这样吗?

七濑遥没能理解他的意思。空气少有的沉默。真琴急忙谈起了其他话题。七濑遥虽有所困惑,但没有太过在意,加入其他两人的对话里。

他到最后都没吃掉鱼块。

>>>

时间向前走。走过向日葵盛放的夕阳,走过一切他注视着七濑遥的瞬间,唤来他与七濑遥许下诺言的流星群。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带来,也没有带走什么。他偶尔会哭,但总是重新振作。他想自己憧憬着七濑遥的泳姿,最重要的是要快些赶上他,这样说不定就能改变些什么了。

>>>

“接吻,”七濑遥说,“我们在接吻。”

“等……遥!别这么直接说出来……郁弥会吓到的啦。啊,郁弥!不是你想的那样……”

他眨了眨眼,看着有些慌乱的七濑遥,突然笑出了声来,说:遥,你还记得我问过你,是不是对谁都那样吗。

“其实这个问题挺傻的,”他说,“当然不是了。因为有真琴在嘛。”

“哇郁弥……”橘真琴的脸红透了半边,眼神不知道看向哪里才好。

七濑遥扭过头,似乎是看到了橘真琴的脸,自己的脸也浮起了浅浅的红晕,什么都没说。

>>>

大学第一年,七濑遥第一次拨通了他的电话。他想了半天在什么时候给过七濑遥自己的电话,最后才想起来大约是上次那几个人来找自己玩的时候顺便留下的。

“郁弥,还好吗?”

“嗯。”

“听说你感冒在加重,”对方担心道,“比赛能赶上吗?”

“嗯。大概可以。”

“我和真琴说好了,后天能空出时间过来,”他似乎离话筒远了一些,朝着另一人的方向说话,“郁弥呢?”

“我有空。”

“太好了,”遥道,再次远离话筒,“真琴,郁弥说他有空。”

“那,后天见。”

“嗯。”

>>>

橘真琴说七濑遥的眼睛像是装有大海。

桐嶋郁弥听了,看了一会儿遥的眼睛。沉默一时,他说:“是吗。我觉得更像是星空哦。”

于是从今以后,那两人将会继续遨游于大海。

而他会独仰星空,直到忘记七濑遥的双眼为止。





FIN


评论(7)
热度(67)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