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南不是北

随便写东西的。

【双越】 粉雪

粉雪

*在日本词汇里指小而轻的雪。

*应该是Meander的后续。


 

 


 

 

 

>>> 

 

迎来一个不安宁的冬天。

 

>>> 

 

卡尔宾赖在暖炉旁边不愿起来。龙马费了大力气把它抱起来,给自己留出一席之地。

 

南次郎醒来不久大拍哈欠,伸手去拿蜜柑。母亲伦子合上摊开的书本,接起某人打来的寒暄通话。菜菜子正在熟睡。电视机以小音量持续放送某地的新闻。主持人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应该快要下雪了。”伦子放下电话说。

 

“是不是由美?”南次郎问。她说没错,刚刚才在机场送走了越前龙雅。

 

显然,伦子没有持着大欢迎的态度。她的眼神透出嫌麻烦的意味。

 

龙马注视着电视屏幕正中,用余光观测母亲的脸——他很少和伦子面对面说话,并且时常保持一定的距离。母子关系不差,只是单纯找不到最为合适的相处方式。一言不发本是常态,提到越前龙雅相关话题的时候就更是如此。

 

“龙马。”伦子起身,走到暖炉边来,弯身跪坐。“菜菜子和我要办些事,脱不开身。到时候龙雅那边就麻烦你了。”

 

龙马点了点头。

 

伦子起身离开。南次郎看了看低着头的龙马,叹了口气道,“不用太在意你妈,开开心心去接那小子吧。”

 

“……嗯。”

 

龙马抚摸着卡尔宾的背脊。突然感到困意,顺势趴在了桌上。



 

>>> 

 

“哟!”

 

“大冬天脑袋上架什么墨镜?”

 

“哥哥我四季如夏啊。”龙雅环抱住他,把他紧紧往胸前搂,“看吧,见到你我现在超热的。”

 

“神经病,放开啦。”比较庆幸的是自己还戴了口罩,旁人没那么容易看出他是个神经病的弟弟。“回来你怎么都没提前说?”

 

龙雅拍了拍他的脑袋,顺带凑上去亲吻,“我回来见你又不见其他人,只给你保密才有惊喜性嘛。”

 

“可是这次你也打算见爸妈的吧?”龙马抬起头道,“你说过下次回来要和我一起回去的。”

 

龙雅挠了挠后脑,伸手取下墨镜。“对,我好像是说过。”

 

一阵微妙的沉默。龙马耐心的等他给出答案。

 

他凑过身来,透过刘海金眸直逼对方视野的底层,“只是我没有能在伯母面前一直保持沉默的自信。”

 

那一下子他不明所以的心跳漏拍,注意到的时候脸也差不多热度上升。

 

“小不点?”

 

……行吧。行吧。承认是因为你刚才有那么一丢丢的帅气。

 

“你不用太在意我妈了。”他按照南次郎所说原话照搬。虽然也不知道这种话当下能有何实际用处。

 

“越前伦子”是不会欢迎他作为“儿子的恋人”而回家的。他在把买来的章鱼丸子分给龙雅的时候反复想到。

 

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不觉得担心。他不担心母亲会反对两人相处,不担心龙雅会被排除在外。后者更是自从了解了他之后再也不会觉得担心。是为什么呢。普通人,若是换做其他人,这种时候肯定应该紧张的头都大了才对。他只觉得要想办法应付母亲的责骂和疑问稍微麻烦一些。顶多是接受一些责备……

 

“不会到那种地步的哦。”龙雅似乎看出他正迅速思考的东西。“只要我还在,就不会让你受到一句责备的。”

 

>>> 

 

开始下雪了。龙马仰头望天,突然想起昨日晨间女主持人打喷嚏的样子。

 

有那么冷吗?他捂着双手想。

 

卡耳边在脚边转悠,它反正是觉得过于寒冷了。龙马将它抱在怀里,感受到它微微颤抖的身体。说:“很快就好了,再忍一下。”

 

话音刚落,后面传来门开的声音,转过身去,龙雅正侧身靠在门框边,微笑道:“都说完啦。赶快进来吧。”

 

“……”龙马眨了眨眼,雪落在他的睫毛上。他俯身放下卡尔宾,让它进入室内去。

 

“母亲呢?”

 

“回房了。”龙雅道,“吃惊倒是吃惊,但还是有好好听我把话说完的。”

 

“结果呢?”

 

菜菜子微笑着给猫盖上毛毯,它立刻陷入了熟睡。转眼望见院门口正面对面的兄弟。

 

“她说,”龙雅悠悠的垂下眼,笑道,“如果要和你谈恋爱,就最好别在她眼前出现了。”

 

“呜噢。还挺过分的嘛。你到底说了什么不修边幅的东西啊。”

 

“哪里有!我可是超级认真的——”

 

“……龙雅。”

 

龙马像身上某处螺丝松开似的倒进他的怀里,挡住了他喉中话语的去路。

 

“你觉得……冷吗?这样下雪。”

 

“……”

 

龙雅噤声,伸手给予他后背上的环抱。“冷啊。超级冷。”

 

“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冷。见到你之后也不觉得冷。”

 

“可是,”他把头深深埋进龙雅的胸口。用尽全力汲取衣物遮挡下那片胸膛的热度。“刚才那一会儿。突然觉得好冷。”

 

“因为突然下雪了吧。”

 

他发出模糊的声音。额前的刘海一团混乱。“因为你不在。”

 

龙雅微楞,然后笑出声:“原来我跟暖炉是一个等级的?”

 

“我可能比我想象中要害怕的多。”

 

“哦哦。”

 

“龙雅呢?”

 

“虽然我可是冷死了,”龙雅双手捧着他的脸,令他面部上仰,随即亲吻下去。“不过一点都不怕哦。”

 

“是粉雪呢!”菜菜子跨过门槛,食指交叉在胸前,远望道,“真是漂亮啊。”

 

落地即化,淡而不薄的思念。

 

“菜菜子,”龙马道,“刚才你也在母亲旁边……”

 

“龙雅君。”她转过头,直接走向龙雅,轻轻笑道,“伯父以前曾经租借过的房离这里不远,如果你和龙马君腾出了时间来,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哦?”

 

龙雅立刻就转身笑着应好,他的脑内却还在无数遍回放刚才的亲吻。同时雪还在下落,粘在脸颊上、鼻梁上,嘴唇上。那般冷度接触到留有余温的唇瓣,几乎能让人不经意间挤出眼泪来。

 

>>> 

 

相互拥抱、亲吻,索取热度。窗外粉雪依旧下落,落地即化,不着痕迹的带来冷的气息,又不着痕迹的与冷的气息一同消融远去。从今往后,他应该也会数百数千次的感受这般冷热交融。他还会数次拼尽全力获得那些足够与寒冷相抗衡的热度。和他一起。



FIN

评论
热度(30)

© 渝南不是北 | Powered by LOFTER